第一一七0章 怎么滴吧

作者:橘猫囡囡字数:318万更新时间:2021-01-20 23:35:23

  “臭小子,我说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啊,疼疼疼……”

  “疼就对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刘氏一边揪着席云飞的耳朵,一边止不住气的教训着。

  不过,明眼人一看,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嗯,表演痕迹很重。

  嘴上虽然是骂骂咧咧,眼角却是不住的往屋子里瞟。

  看到木紫衣走出来,刘氏手上的力道赶紧又加重了几分,色力荏苒的喝骂道:“臭小子,小小年纪就学会夜不归宿,昨晚紫衣等了你一宿,一碗醒酒汤都热了七八趟,你个没良心的混小子,气死老娘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哎呀,紫衣,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去睡一会儿,小心别累坏了身子。”

  木紫衣神色淡然的走到席云飞跟前,瞥了一眼委屈巴巴的席云飞后,笑着与刘氏说道:“没事的,我在屋里趴着睡了一会儿,倒是不怎么困。”

  刘氏心疼的搂着木紫衣,伸手抚着她光洁的额头:“那怎么行,趴着睡容易着凉,让我看看,还好还好,没有着凉,不过啊,也不能大意,一会儿我给你熬一碗姜汤去去寒气。”

  面对刘氏关切的言语,木紫衣乖顺的点着头,如果不是她时不时瞥一眼席云飞的话,席云飞差点以为自己逃出生天了,都要给亲娘点赞了都。

  “伯母,你跟刘姨先去忙吧,我有话跟二郎说。”木紫衣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氏闻言一怔,心虚的看向席云飞,给他投去一个‘耗子尾汁’的眼神。

  然后就跟刘英双双离去了,丢下某人在风中瑟瑟发抖。

  木紫衣亲自将刘氏姐妹二人送到院门口。

  “先进屋。”

  木紫衣回身走到席云飞身边,冷冰冰的丢下三个字,径直走进了屋内。

  席云飞看着她略显疲惫的背影,心里没来由的难受。

  刚刚母亲说她为了等自己,在屋里守了一夜,估计是想如往常一般,亲自喂自己喝醒酒汤吧。

  唉,我真是混蛋啊。

  默默跟着进了屋子。

  果然在桌子上看到了一碗凉透了的醒酒汤。

  木紫衣走到煤炉旁,将膛门拨开,蜂窝煤瞬间更旺了几分。

  席云飞站在一旁不敢出声,脑海里仿佛看到木紫衣拿着烧红的铁钳要对自己行刑的画面。

  “进来。”

  回过神来,木紫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内室。

  席云飞深深呼了一口气,暗道一声死就死吧。

  绕过屏风。

  席云飞脚步猛地一顿,鼻腔顿时酸酸的难受,眼睛里好像也进了沙子。

  “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衣服脱了,那曲江阁的姑娘也太不懂事了,看你身上臭的。”

  席云飞痴痴的看着她,双眼渐渐湿润,主要是被感动的。

  面前的浴桶里放满了热水,袅袅蒸汽弥漫,湿了他的视线。

  木紫衣双手的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一截莲藕般洁白的手臂,伸手探了探水温后,绣眉微微蹙起,拿过煤炉上的水壶,又往浴桶里加了一点热水。

  再次试过水温后,少女略带倦色的双眸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见席云飞还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发呆,没好气的走了过去。

  “快脱了洗洗,身上都是酒味和汗味,你不嫌熏得慌啊……嗯,衣服倒是洗了。”

  木紫衣自顾自说着,将席云飞的外套脱下来,挂到一旁的屏风上,又来解他的腰带。

  席云飞低头看着她,心里难受得不行,木紫衣越是这么温柔的对他,他就越难受。

  他宁愿木紫衣掀翻醋坛子,也不想看到这么淡定从容的木紫衣,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难道自己在她心里,就这么……

  不对。

  席云飞刚想说话,视线忽然落在木紫衣红肿的卧蚕上,那明显是哭过的痕迹,还有那满是血丝的双瞳,里面不只是疲惫,还有满溢的懊恼和不甘,席云飞心里更难受了。

  “紫衣!”

  “嗯。”

  “我,我错……唔!”

  “不许说,也不要说。”

  席云飞感受着嘴唇上,少女那无比温热的手心,迎着那双满是爱意的双眸,席云飞终究是没能说出‘我错了’这三个字。

  脱掉衣服跨进浴桶,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如往常一般,先是按摩,再是搓洗。

  少女的手慢慢下移,席云飞愣了愣,急忙拦住她:“这里,还是我自己洗吧。”

  少女倔强的摇了摇头:“不行,从今往后,都要由我来洗,怎么,你不愿意?”

  席云飞羞耻的躲过她的视线:“那,那就交给你吧。”

  “嗯!”少女开心的笑了。

  然后,席云飞更加难受了。

  他没有告诉她,那玩意儿昨晚使用过度,破皮了!

  (???活该)

  洗过澡后。

  木紫衣端来一碗瘦肉粥:“吃点粥垫垫肚子,你一会儿要不要再睡会儿,你这黑眼圈有点重。”

  席云飞三下五除二的将粥喝掉,疯狂点着头:“要,要睡。”

  “慢点,你吃慢点,小心呛着……呀,你干什么。”

  席云飞一把将她懒腰抱住:“你昨晚一定也没睡,咱们一起补觉。”

  木紫衣侧着脸,将自己的头埋进席云飞的怀里,没有底气的嘟囔道:“我才不要跟你补什么觉呢,你快放我下来。”

  席云飞见状,心里憋着笑,表面上却义正言辞的说道:“那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抱着你一起睡,我怕冷,抱着你暖和一些。”

  “你,你把我当暖床丫头?”木紫衣伸手要拧他的鼻子。

  席云飞不闪也不躲,还主动凑了过去:“怎么,暖床丫头不乐意?”

  木紫衣舍不得拧痛席云飞,转而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轻轻捶了一下。

  “就不乐意,你怎么滴吧!”

  “滴吧,好啊,你竟然学我说话,那我可是要收学费的。”

  席云飞不要脸的低下头,趁少女失神的瞬间。

  “唔啾!”

  “……”

  煤炉的热浪变得更加的炙热起来,铜壶里的水滚了又滚,壶嘴的蒸汽渐渐弥漫开来,湿了纱帐,也湿了被褥和床单。

  屋子外面,早春的暖阳辉映着大地,砌着青砖的窗沿下,两株长势喜人的红梅互相交缠着,枝干、绿叶、花蕾,鲜艳而又夺目。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