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杀死月兔的凶手

作者:私有猫字数:159万更新时间:2021-01-19 01:28:39

  “第一次见到月兔的场景?”

  众人脑海之中陡然出现当初引起不小波澜的第一次接触月兔的回忆,紧接着纷纷扭头看向李月的方向。

  当初执行接回月兔的重要任务可是这位达成的。

  而李月瞬间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月兔时候那好似是瞬移一般的恐怖移动速度,虽然在之后地球的重力环境下并没有继续表现出那种恐怖的速度,

  可是当时其速度已经完全达到肉眼无法观测,必须要依靠仪器才能够勉强捕捉的地步。

  “等等,您是说,这个肖夏表现出的这种能力实际上也是和月兔一样的那种宇宙空间坐标系感官的能力属于同种类型的吗?”

  李月似乎是有一些恍然大悟,但是却出现了更多的疑惑:“但是他继承的属位不应该是来自于鲲鹏的吗?

  “鲲鹏可并没有月兔那种惊人的速度,虽然同样拥有着与体型完全不符的灵活性,但是怎么说也不应该可以给他带来这种恐怖的速度啊?”

  “不!”

  金老有些沉重的摇摇头,突然质问大家道:“大家有没有真正想过,地球上的长生者明明拥有着近乎无穷无尽的寿命,长生不老的能力,各种神奇力量加持己身的情况下,

  到最后却是抛弃掉这些,完成了某些使命之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面对死亡,比如鲲鹏,月兔,嫦娥,还有,代号执罚者,这些长生者明明可以继续生存下去,但是他们都无比自然地坦然迎接自己最终的结局?”

  “还有最后一点!”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低沉而又缓慢的说道:“当初的月兔对于吃的那么执着,真的仅仅是因为长久时间被困在月球上而暴饮暴食吗?那又为何突然选择离去,前往北极?”

  “难道大家都不觉得,这些长生者似乎很早就已经预知了,不,应该说是计划好了自己的死亡了吗?”

  一说起月兔,所有人都想起了当初令人绝望的那一道天外降临的血红激光。

  那一刻人类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究竟是有多么的无助,而月兔就那样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紧接着嫦娥的战死似乎是预示着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他们都在从容的赴死,没有一丝一毫留恋。

  或许,对于月兔而言,在地球上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完全足够了。

  它心满意足,然后没有任何遗憾的告别了大家。

  后来的事情人们都知道,人类算是成功联系上了长生者文明,被转移到了一个全新的星球上开始了全新的人生。

  地球这个永远的家园,似乎在未来在永远地等待着他们的回归。

  “这么一说起来,好像都是真的,不论是月兔还是那位以生命献祭的执罚者似乎对于死亡这件事本身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

  最初人们还以为那些逝去的长生者依旧会重新孕育一具躯体获得重生,但是属位继承的这件事情等于是将自己的所有基因所有力量都送予他人。

  这代表着未来继续以这些基因孕育而出的身躯,永远地更换了一位主人,地球上那些长生者们都将自己的一切作为赠礼送予了人类,而他们自己却是永久的消亡了。

  这很耐人寻味,让人极为不解。

  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坦然面对死亡并且拥抱死亡的智慧生命呢?

  任何生命活着不都是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吗?

  “但是那个又和这个肖夏有什么关系?他的这种速度应该也只是速度快了许多,月兔都有这样的能力,说明这种能力的基因锁并不算唯一的无法效仿的。”

  有人始终没有搞清楚金老究竟从这个肖夏以及月兔的能力上联系到了什么,但是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但是任凭绞尽脑汁都无法看穿事情的真相。

  “有关系,甚至,这极有可能会解释长生者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又为何已知的几个文明之中,除了对于地球对于人类颇有研究的雷诺萨尔文明之外,皇庭文明这种强大的文明都对于长生者的存在一无所知。”

  金老调出了从皇庭文明那里获取到的信息,让众人再度观看:

  “请看这里,皇庭文明当初如果仅仅是突然搅局欺负了天使文明甚至是把当时被地球上的长生者联系了天使文明的长生者从而送过来的“玩家们”一网打尽。

  这些并没有引起任何长生者文明的在意,可是偏偏对方在尝试通过时间回溯重演从而了解有关“银河体玩家”这种奇特生命的奥秘的时候,无意之中触怒了时间长河尽头的一位长生者。

  这才遭遇了来自于过去的时间长河上发动的降维打击”

  “等等,时间!”

  有人意识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长生者似乎在有意的封锁来自于时间长河上的一切有关自身的信息,所以宇宙之中似乎并没有多少关于长生者文明的信息,因为知晓的都如同那些直面女娲大神的皇庭文明生命一样直接消亡了?”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仿佛感觉到了一股凌绝于整个宇宙时空之上的凛然霸气,长生者文明似乎远比想象之中的要强大甚至霸道得多。

  “不,别忘了,时间本质上并不存在,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太过于准确,甚至有些太过于玄幻神奇了。”

  他摇摇头,继续说道:“时间本质上属于空间的运动属性表现,只是我们这些在空间之内的生物无法直接观测到空间的运动,于是幻想出了一种想象来代替空间的这种属性,也就是时间。”

  “说是清理时间长河这样的恐怖手段或许有些太过于难以令人难以想象,但是为了易于理解,这样描述似乎也不无错误。”

  有人忍不住提出疑问到:“但是那也太过于恐怖了吧?从遥远的时间过去准确的预知到未来被窥视的一幕,从而无比精准的释放打击,

  或许要不是皇庭文明的信息传播手段相比于长生者而言要低级了许多,并没有让沿着信息传递的攻击一瞬间就覆盖整个文明这才保存了绝大部分的生命,恐怕最后皇庭文明是否还会存在都不一定了。”

  金老却是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气地反问道:“那你说说就连皇庭文明都可以通过科技手段读取粒子信息从而经过演算回溯过往的历史景象,那么科技文明程度恐怖无比的长生者文明难道就不能开发更加高级一些的预知未来时间走向的科技吗?”

  一句话仿若是令所有人幡然醒悟,“预知未来……知晓自己的死期……”

  串联起地球长生者难以理解的举动,这似乎能够解释为何长生者们会有着这样的行为,一切好像都能够解释得通了。

  “可是这没有道理啊?长生者那么强大,个体进化程度简直前所未有,不是说皇庭文明都研究出了记忆上传到网络之中从而获得永生能力的科技么?

  怎么长生者文明依旧会被死亡困扰着?”

  一人叹息,久久长吁道:“有生存就有死亡,世间万物轮转,自古以来就给出了答案,我们人类是起源于长生者文明,甚至在某种程度来讲,属于长生者文明的孩子,散播在无尽宇宙空间之中的文明种子。”

  “大家还记得当初地球上的长生者通过与天使文明的长生者达成交易从而弄出的那个“虚拟现实”游戏么?它的名字,或许就是答案!”

  突然有人提起那似乎都快被遗忘的过往,大家脑海之中都出现了一个词语:“星海轮回!”

  “轮回之说?”

  大家的大脑似乎都陷入了某种没有答案无尽的哲学问题思想风暴之中,反而是金老突然冷声喝道:

  “别乱猜了,真正的原因就是在这个肖夏以及月兔只有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表现出的那种诡异速度上。”

  他的大喝让众人都回过神来,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现在我们知道了长生者文明在有关时间的科技,也就是观测空间的运动之上有着恐怖的深度,那么其本身是否也会出现这种时间上的能力表现?”

  “对了,长生者文明的个体之上的科技发展在种种现象都说明这一个文明有点接近于伟力归功于个体的意思,但是依旧有着无与伦比的群居属性,既然常规的科技手段都能够做到时间上的研究,说不定……

  说不定完全有可能会应用到自身的进化之上,就比如让自身的时间减缓,从而活得更久!”

  说着那人似乎还来劲了,他继续说道:“就好像是乌龟的寿命很长,是因为自身很缓慢,如果再进一步让自身的时间减缓,老去的速度更慢,这样肯定可以活得更久……”

  “荒谬!”

  然而他还没有说完就被金老生气地打断了,金老怒目圆睁,大声地说道:

  “反了反了!”

  那人的麦瞬间就被男人强行掐断禁言礼包送上,男人有一些无奈的和金老对视一眼,感觉有些头疼,这思想觉悟咋还是这么低呢?都这种时代了,还老是想着过去的那一套。

  “谁说长生者们需要减缓自己的时间从而获得更久的?你看看月兔,刚刚见面的时候那是从减缓的时间之中苏醒的样子吗?”

  李月突然将一切都联系了起来,她有些激动的说道:“等等,您是说月兔它们本来都是生活在一种速度非常快的时间之中,就好像是时间的流速相比于正常的流速有着数倍的增加的那种?”

  金老有些满意地看了她一眼,说实话他很在意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军官,不仅仅是其本身的优秀,还因为她继承的属位极其特殊,并且那台快充舱的主要研发是经过他的指点。

  甚至也正是因为在研究李月本身的属位基因锁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有关于长生者真正的奥秘。

  虽然当时没有弄懂,但是现在看到了那个肖夏身上表现出的奇特能力的时候他瞬间就弄懂了真相。

  “是的,长生者都是生活在一种速度极快的世界之中,通俗来说,就是时间流速远高于正常时空的世界,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个空间之中很少有长生者文明的踪迹。”

  毫不意外地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从来没有人想过原来长生者文明这么神秘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们隐藏得非常深。

  而是……

  “对于长生者来说,我们仅仅是不会动的石头,路边的风景,他们能够用很长的时间观测我们,但是我们却永远也看不见他们,因为他们就如同时间幽灵一样,生存的时间流速实在是太快了!”

  没有人会想到原来答案竟然是这个,而在联系到第一次见到月兔的场景。

  “月兔当初就是刚刚从那种高流速的时间之中减速到我们这个时间流速之中,只不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完全适应,所以才会出现那种在我们肉眼里面近乎瞬移一般的速度!”

  李月脑海里面瞬间想起了后来看到减速回放才看清楚月兔究竟是怎么蹦跶到自己怀里的动作,在减速的视频里面,月兔好似是正常的时间中一样很自然的一路蹦跶着就那样简简单单的与她接触。

  那探头探脑打量着自己的可爱模样好似依旧浮现在眼前。

  “月兔当时,选择降低自己的时间流速就是选择了接受自己未来的命运了吗?

  长生者,一旦减速了,难道就再也回不去了吗?”

  “嗯……回不去了。”

  “因为……重力!”

  金老叹息着,似乎是在回答着她的疑问:“长生者本质上是属于真空环境中适宜生存的生命,相反回到重力星球表面,大气层环境之内,可能会对它们造成巨大的难以弥补的损伤。”

  “所以,当初月兔似乎在选择了跟着我们回到地球的时候就已经接受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她,一开始就看到了结局!”

  她只感觉到大脑一片空白,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都变得无比缓慢,眼前的世界脱离了视线,脑海里面只有初见的模样。

  没有人知道,月兔的死对她的打击其实是最大的那一个。

  一直以来与月兔最为接近的那个人是她,最为亲密的也是她。

  是她将月兔从月球带回地球的,是她,亲手“杀死”了月兔!

  “我……是我害死了月兔……”

  无比剧烈的思维活动激荡着,又似乎是在冲击着,而唯一发现一些不对劲的仅仅只有那一位存在,那位已经有了星体超算的男人愕然发现了李月的不对劲。

  现实之中,

  凤凰太阳城内,那台快充舱内。

  李月的身躯突然之间似乎如同电脑游戏加载画面的时候掉帧了一样闪烁了一下。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