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态

作者:高唐夜宴字数:102万更新时间:2021-01-26 00:34:52

  当天下午,多家媒体涌进进校园,要对林深进行现场采访。

  午休时,林深就接到了父亲陆连城的电话。

  陆连城向女儿道歉,因为一张名片,他泄露了女儿的秘密。没想到父亲陆横已经到了不顾廉耻的地步,要利用媒体扩大舆论,逼林深回陆家,进一步敲诈分割她名下的财产。

  这些事情都在林深的预料之中,只不过林深还是低估了陆家人的无耻和厚脸皮。

  虽然感到恶心,但这场麻烦终究还是躲不过的。

  课间的时候,十几家媒体平台的记者守在教学楼外。

  费嘉和杜飞率先收到情报,赶到表演系所在的教室给林深报信。

  “深姐,情况不妙!教学楼外有很多记者等着要采访你。”

  林深跟着他们来到走廊,方灿三人闻讯也凑了过来。

  大家从开放式的走廊向下望去,楼外广场的大屏幕下聚集了几十号记者,长枪短炮,严阵以待。

  “深姐,树大招风,看来你有麻烦了。”方灿隐隐有些担忧。

  “没关系。坦然面对好了。我爸跟我说了,陆家现在破产了,想逼着我认祖归宗。”

  方灿烦躁地挠着脑袋,“次奥!当初以为你没钱,看不起你,把你赶出家门。现在知道你有钱了,就想把你认回去。说白了就是想从你身上占便宜呗,陆家老两口儿是有多不要脸?老子t想打人了!”

  林深望着窗外,面无表情,口气平淡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人性只会比你想象的更加丑恶。”

  下午第二节课后,结束了一天课程的学生们涌出教学楼。

  林深刚走到台阶中央,记者们便蜂拥而上。

  方灿手一挥,“兄弟们,替深姐开路护驾!”

  四个男生围在一堆挡着记者,不让他们过分靠近。

  “林深同学,请问你是陆家的人吗?”

  “林深同学,盛瓷风华是你的产业吗?你如此年轻便拥有了无数人望尘莫及的财富,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林深同学,据说你的老家在山沟里是这样的吗?那你当年是怎么被陆家人遗失的呢?”

  方灿扯着嗓子:“大家静一静,深姐可以接受你们的采访,但请大家不要乱,按顺序提问!你们一起发问,吵得人头疼,当事人不好回答你们的问题,懂了吗?”

  现场终于安静下来。

  一名女记者抢先把话筒递到林深面前。

  林深顿了顿,目光清冷地望向了镜头,眼中一抹倔强一闪而逝。

  “首先我要跟大家强调的是——我姓林,不姓陆。陆家的户口本上没有我的名字,从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

  ——“林深同学,你的意思是,你拒绝承认和陆家的关系对吗?”

  “我有我自己的立场,我的人生外人无权干涉。谢谢!”

  一句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态度。

  ——“林深同学,请问你现在的巨额财富是如何而来呢?”

  “我没有生在罗马,我被原生家庭遗弃荒山,可是上天眷顾,收养我的人把我带到了罗马。”

  ——“请问收养你的人是谁呢?”

  “他是我这辈子最亲的人,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

  ——“前段时间网上有消息,在xjp举办的国际小学生奥林匹克竞赛中,华夏队的小选手们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成员中有两名小学生选手来自大山深处的请问,那所小学是你捐建的吗?”

  “是的。”

  ——“林深同学,陆家的掌门人出示了你父亲和你的亲子鉴定,还说你已经认祖归宗。”

  “我在外面流落了十八年,3个月前也确实被他们接回过陆家,可惜,不到24小时,陆家人就把我赶出了家门。起因是陆家的金佛流泪,他们骂我是灾星。陆家的两个孙女也在传媒大学,她们统一口径,从来没有对外承认过我是陆家人。”

  ——“金佛流泪事件前所未闻,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天意还是人为。”

  “这个问题不难解释,我身边的同学已经有多人破解了这一谜题。”

  ——“林深同学,陆家在破产之前不承认你是陆家的人,还把你赶出家门。如今在破产之后,突然对外公布和你之间存在血缘关系,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不是明摆着嘛,他们知道我有钱了。”

  ——“那你怎么想呢?”

  “恶心,想吐。”林深回答得直接、干脆,翻了个漂亮的白眼,现场一片哄笑。

  ——“如果陆家执意要求你重返家门呢。”

  “他们白日做梦。”

  “送他们两个字,一边儿玩儿去!”

  记者们喋喋不休,问个没完,恰好这时,陆宁戴着口罩从教学楼里出来,身后跟着陆姗姗。

  陆姗姗因为唐杏芳帮忙的缘故才得以混到了一个群演的角色,眼看着陆宁从落选到跃升成为女2,陆姗姗连忙又懂事地抱紧陆宁的大腿,这几天陆宁走哪儿她都跟着。

  看见记记者们长枪短炮地围着林深,两人想要默默走开。

  林深余光瞥见人群之外想要开溜的姐妹俩,当场用手一指,“陆家嫡生的两个孙女就在那边,你们不妨采访一下她们。”

  记者闻风而动,转身一窝蜂地涌向了陆家姐妹。

  陆宁见势不妙,这个关键时候,她不能有任何负面消息,一把抓过身边的陆姗姗往记者面前一推,自己落荒而逃。

  因为受陆家破产影响,陆宁不想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所以让父亲的经纪人跟系里的周副主任打了招呼,在电影开拍之前走读不再住校。

  当天晚上,陆宁回到家里。

  唐杏芳和盖贺宸守着一桌丰盛的晚餐,等她回来。

  网上的关于林深的消息已经上了微博热搜,唐杏芳和盖贺宸都已经有所了解,此刻,两人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去换衣服,过来吃饭,唐人楼的外卖。”唐杏芳神情恹恹地说。

  陆宁看出爸妈的今晚的情绪不高,想必是因为林深。

  她换了居家服,洗净了手,坐到桌旁,看着一桌子五星级酒店送来的大餐,却一点儿胃口也提不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