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五百一十五章 神州一言堂(2 / 2)

作者:臊眉耷目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军中这些人,目下还得是都听我老刘的,才是正理。

但现在小刘在军中的权柄过重了。

而从后世穿越回来的刘琦,自然是明白刘表心中的那点小心思。

两千年历史,每一个时代,哪位当权者不是如此?

他们都深深的渴望专权。

但刘琦也知道,自己目下的功劳太大,声望太高,刘表要是随随便便的就不让他带兵了,或是收了他的军权,根本就找不出合适理由。

因为整个荆州目下也没人能取代刘琦的军事地位,他刘表也不行。

刘表没招了,故而开始耍小性子。

先是把两个妹妹和陶商接到了襄阳,然后又是只派蒯越一人去迎刘琦,即使刘琦倒了襄阳,刘表也没有立刻见他。

说白了,刘表想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

爸爸不开心了。

所以刘琦就通过爸爸的大外甥,给他爸爸一个台阶下。

……

张允立刻拱手道:“荆州众人,岂能对舅父没有忠义之心,就外甥本人来说,更是只认舅父,不认他人。”

刘表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笑道:“子信,你觉得老夫这个儿子如何?”

张允装傻充楞道:“舅父说的是哪个儿子?”

“休装糊涂,老夫所指的,自然是伯瑜。”

张允很是坦诚地道:“当世英才,乃是年轻一辈士人中的翘楚,日后必可将刘氏门楣发扬光大。”

刘表老怀大慰地点了点头,笑道:“老夫也是这么认为的,伯瑜日后是个能成大器的,日后能继承基业者,非伯瑜莫属也,在这三个儿子中,老夫也是最喜欢他的。”

张允敏锐地捕捉到了刘表话中的两个‘日后’。

果然和伯瑜猜测的一样呀。

什么东西都得是;‘日后’才能给。

刘表夸完之后,捋着须子,突然又长出口气,道:“子信啊,伯瑜今年才二十二岁,虽是天纵英才,但毕竟阅历有限,年轻气盛,虽然干出几件大事,但老夫一直害怕他骄傲自满,从此目空一切……老夫有些担心啊,你觉得呢?”

这话在一定程度上,其实就是在给张允打下一个基础,让他说一说刘琦的长处和短处。

张允要是将刘琦说的天上地下只此一人,没有任何缺点,那就等于没有给刘表台阶下,估计老头子以后还得闹。

故而刘琦决定通过张允自污买个消停,给刘表这个台阶。

张允深吸口气,道:“舅父担心的极是,其实这三年多来,伯瑜平定荆南,收复南阳,驱逐袁术,兵占汉中,又分割出了东三郡,且还在关中救驾,立下大功,名震天下,才华能力之强,世人皆知……但他毕竟年轻气盛,依外甥看来,伯瑜还是有些缺点和不足,而且这些缺点还颇为关键,若是不由舅父亲自教导一番,恐怕日后会有栽大跟头。”

刘表闻言精神一振:“你且说说,伯瑜尚有那些不足之处?”

张允叹道:“首先,就是年轻气盛,他在关中为了立威,将三千西凉兵的首级悬于冀县城头,此举虽然对西凉兵有所震慑,但毕竟有失名士体面,这就是目光短浅的一种体现啊,岂能不顾身份,妄做次残忍之行?”

刘表捋着须子,一拍桌案道:“正理。”

“二则,伯瑜轻率无备,关中之战,其实打的极险,这当中有诸多运气存在,若非黄忠和荀攸临时设计,在长安冒险策应伯瑜,又有韩遂和马腾派兵来援,单凭我荆州军的实力,被西凉军完全吃下也是常理。”

刘表认真地琢磨了一下,道:“这一点连老夫也不曾想到,老夫也只是看到了伯瑜在关中立下的功业,却不曾细琢磨,这当中的凶险,如今由你一说,老夫才恍然而悟……还有么?”

张允苦笑道:“还有就是过于重武,文修不够,舅父,伯瑜这些年光打仗了,着实也是没干别的呀,《汉记》和《汉书》虽是由伯瑜提倡所立,但他本人就五经方面,并无任何批示改著,身为名士之后,这拿得出手的东西,未免太少了些。”

这些说辞,表面上是说刘琦的短处,实则是给了刘表一个回收军权的理由和台阶。

可谓深得刘表之心。

刘表对张允的好感,瞬间又多出不少。

刘表长叹口气:“伯瑜这孩子,还是年轻,看来得是由老夫亲自指导一下了,过于重武,而不重文德,不是长久之道……他是荆州未来之主,而非冲锋陷阵的武夫,不可拘泥于一道。”

张允连忙点头,道:“正是,正是。”

“嗯,好……子信,你连日劳累,且回去休息吧,舅父就是好久没见你了,找你谈谈天,待年关之夜,咱们全族在好生庆贺。”

“诺,多谢舅父!”

张允急忙起身,长长的向刘表作揖,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没把刘琦让他说的话背错。

同时,他心中暗暗感慨刘琦的眼光之毒辣。

说来说去,啥事都没有,不过就是兵权啊。

但仅仅只是这么一个兵权,看似简单,但又有多少人掌兵之后,又愿意真的交出来呢?

……

刘琦的府邸中。

跟貂蝉一番云雨之后,刘琦又躺着休息了一会,方才起身。

他命人将他的一个箱子送到房间来,他光着膀子披着罩服,开始一样一样的检查箱子中的东西。

任姝也是披了一件单衣起身,下床走到刘琦身边,依偎在他的身旁,看着刘琦一样一样的清点箱子中的东西,道:“夫君,这些都是什么?”

“哦,这次过年,送给严君的礼物。”刘琦随口言道。

“礼物?”任姝有些不解:“什么礼物?”

“兵符,屯田的分布图,军中校尉以下所有的人花名册,还有南阳郡和汉中郡屯田的开垦记录……”刘琦一边翻开一边念叨:“应该是没落下什么了……”

任姝颇为惊异地看着刘琦。

她虽然不是很懂军事,但看刘琦交出的这些东西,她自己心中也多少有些明悟。

“夫君不带兵了?”

“不带了。”

“以后都不带兵了?”

刘琦随意的耸了耸肩,道:“不一定,看情况……除非以后有一群人来求我,那我就带,要不然我就一直不带。”

上一页 书页/目录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