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56章 生鱼片没有鱼很奇怪么(1 / 2)

作者:携剑远行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未知

对于任城王元彝来说,冯淑鸢的裤腰带很紧,紧到无论耍什么招数都没办法解开的地步。

但对于刘益守来说,冯淑鸢的裤腰带就不是很紧,而是特别松,松到不用手拉着就会自己掉下来的程度。

金墉城内那间小院的卧房里,冯家小娘一脸不满的看着元玉仪问道:“你不是说阿郎今晚会……那个,三人大被同眠么?

我都不介意这个,他怎么跑了?”

我哪里知道!我爹平时都是喜欢一男二女啊!我以为他也喜欢这种调调呢!

元玉仪面色幽怨道:“可能是他觉得不合适吧。不过你别灰心,他肯定很喜欢你的,绝对。你知道他今天为你做了什么吗?烧掉了一张写满了田庄位置的纸,值好多好多钱了。你知道这些钱可以换多少貌美侍女么?

如果不是为了换你出来,他跟你姑姑早就谈妥了。”

这倒是句大实话,不过刘益守的动机,倒不一定是如元玉仪所说。

元玉仪从刚开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帮刘益守说好话,但她自己也认为,好像自家主人,并没有攻略冯淑鸢的想法。真正的情况,可能是相反的,是冯淑鸢想攻略刘益守却找不到好招数。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挺有意思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有恃无恐。

昨晚在床上听到刘益守说过这句话,此刻元玉仪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思想很有深度的人。

她瞥了一眼正坐在床上生闷气的冯淑鸢。心中暗道:这一位就不是了。

而此时此刻,刘益守正在百尺楼的签押房里,跟城内众多将佐开会,部署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元子攸过半个月要召开朝会,任命文武百官。在朝会上,他还会宣读参与胡太后谋逆的叛逆名单,并处置叛逆。

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任命我们需要任命的人,处置我们要处置的人,明白么?”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董卓不就干这事呗。

签押房内众将佐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微微点头。

“不过这些是我要做的,与你们大部分人都无关。于将军,把洛阳城布局图挂起来。”

刘益守对着于谨点点头道,后者将一张床那么大的洛阳城内坊市布局图,展开挂在墙上。这张图一看就是北魏官府所有,绘制极为详尽,每一条街,每一个坊,甚至坊内的主要结构,都有绘制。

不少地方,用红色的朱笔圈起来了。

“画圈的地方,我会分配到每一队。不同的圈,配给的队伍人数也不同。少的二十人,多的两百人。军令会送到每个人手里,各人所接到的命令也都不同。

希望各位保密,不要探听其他人的军令,也不要把自己的军令给其他人看。一旦行动失败,我将会追究带队主将的责任,请各位知悉。”

“谨遵都督号令!”

签押房内众将齐声说道。

“好了,行动前一夜,军令会以字条的形式送到各位手里,我这里有存底,方便事后论功行赏。都散了吧,这些天暂且驻扎金墉城练兵,除了日常巡街外,不许出金墉城。”

等所有人散去之后,于谨走到刘益守身边,压低声音问道:“你这是要使出雷霆手段,何须如此?”

于谨觉得刘益守有些小题大做了。在朝会上,一样可以用政治手段去实现这些目的。

“我们到这里已经好多天了,元子攸除了一开始外,其余时候,都没有找我们什么麻烦,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刘益守一说,于谨也是回过神来,元子攸也是太安静了点。

“别忘了,城内有很多人支持他,他自有渠道去联络那些勋贵世家。虽然胡太后的人,会在朝会那天被拿掉,但是尔朱大都督在朝中的势力是很薄弱的,在别人的地盘,你怎么玩的过人家呢?

这也是元子攸有恃无恐的地方。

再说了,如果我们在朝会上动手,传出去影响太大,很容易让有心人号召边镇势力勤王。”

刘益守的话很是在理,于谨只能表示赞同。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带兵在洛阳皇宫里屠戮群臣。

历史上尔朱荣都不敢做这种事,做了,国家就没了,真不是开玩笑。

东汉末年的董卓是怎么死的?说白了,其实就是用自己的短处去对付敌人的长处,空有无敌的军力,却使不出力气来。

于谨叹了口气,元子攸碰上刘益守,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这一位打仗现在看好像没什么特别(没机会展露),可论起耍手腕真是一等一的厉害,不客气的说,绝对是吊打尔朱荣!

“兄弟,你想过没有,此事了结后,洛阳群臣应该是恨你我入骨了。”

“那又如何?”

刘益守满不在乎道:“有人喜欢我们,就自然有人憎恨我们,做人是做自己,不是做让每个人都满意的老好人。”

“说的也是啊,你也应该还有后手吧。”

“对,有些朝臣,平日里并没有太多的立场,我们可以拉他们一把。这样尔朱大都督的嫡系,元子攸的余党,再加上这些人,三足鼎立,洛阳就能稳定下来。

到时候,就没我啥事了。”

刘益守吐出一口浊气道:“算是我为这座城积了点德吧。之后大军开赴河北,我就不跟着了,到时候找个机会溜号,于大哥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若是留在尔朱荣麾下,只要不轻易站队,混口饭吃易如反掌。”

“唉,也是。这段时间跟着你不用动脑子,我也是乐得清闲,以后可就没这么舒服了。”

于谨伸出手,跟刘益守的右手握一起,狠狠是甩了一甩道:“这些日子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般操作我若不是亲眼见到,打死也不信游戏还能这么玩。”

于谨现在是有点佩服刘益守了。他布了局,所有的人都是棋子,包括尔朱荣在内。

“无欲则刚而已,我什么都不拿,也就没有弱点。只要你有贪欲,就入了局。

于大哥只是想保命,所以你有没觉得,自己在局中很悠闲呢?”

于谨细细揣摩刘益守的话,发现其中大有深意,越想越是觉得妙。

“是啊,只要不贪,入局就很安全。”

于谨感慨说道。

……

悄悄的推开门,屋子里轻柔的呼吸声,显示出床上的两个人已经睡着了。刘益守松了口气,说真的,他这几天血气翻涌,还真怕一时冲动就把冯小娘给吃干抹净。

其实倒也不是说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是,马上要杀人家全家(冯妹子至亲早亡),现在就要了对方的身子,与禽兽有何区别?那种重量级的人渣,干的不都是这种事么,先霸占妹子再灭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