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长孙皇后的求助

作者:正衰公字数:271万更新时间:2016-11-03 06:24:36

  闹剧的百姓围堵皇宫,以李治名利双收落幕,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按理来说李治赢得了李老大的刮目相看,秦寿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可不然,李老大身边的宫女很可疑,至少一直观察的秦寿,发现了一丁点猫腻存在。

  入夜时分降临长安,繁华的长安夜晚时刻依旧人山人海,回程路上秦寿唤人转折到济民医院,去看望针灸保疗的李丽质,顺路看看毒王准备的怎么样?虽然毒王一心求诚,可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谨慎还是比较好的。

  吴庸呆坐一边不敢乱动,以前与秦寿同坐一辆马车还没有什么,可如今今非昔比了,秦寿再也不是以前胡闹任性的性子,加上官场积累的威严,让吴庸有很深刻的压力感,要不是为了保护秦寿安全,吴庸早就带流氓护卫离去。

  树大招风就是此刻秦寿的真实写照,家大业大自然有人惦记着,加上秦寿习惯自由和散漫,安全很是让人担忧,吴庸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而秦寿却没有丝毫危机感,坐在一边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特别是李老大身边的来路不明宫女。

  秦寿不怕那名来路不明的宫女会变成第二个武媚娘,就怕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许她掩饰得很好,没有人发觉她什么,可秦寿早已发现了她猫腻的举动,在她转身离去的一瞬间,她不经意间的眨眼和俏皮动作暗示,对谁呢?值得深究了!

  刚到济民医院的时候,秦寿就惊讶地发现,大门候立两名皇宫侍卫,秦寿普一出现,马上上前告知,长孙皇后有请,这让秦寿很是惊讶和纳闷,长孙皇后也来了?想到李丽质在里面。秦寿也就释怀了,估计是来看望李丽质顺势有事找自己。

  “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先行回去吧,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秦寿不知道长孙皇后找自己有什么事,眼看这里没有什么危险,挥退一直跟随的吴庸,夜场那边也需要人打点。吴庸走开了,就没有人负责了,更何况还要恢复做生意。

  “是,少爷,你们几个在这里保护少爷!”吴庸得到秦寿的吩咐后,拱手抱拳躬身后退。留下几名流氓护卫随时保护秦寿的安危,不管秦寿乐不乐意,他的安全放在首位,出了什么事,吴庸自己也担待不起。

  对于吴庸的安排人手,秦寿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的意思,现在长安不太平。为了自身安全着想,还是小心为妙,一方面有逃跑的乱臣贼子在暗处,另一方面还要防止李承乾狗急跳墙,自己把他逼成这样,相信他很快有动作复仇什么的。

  秦寿在皇宫侍卫的带路之下,几经转折来到李丽质特立的病房,经过皇宫侍卫通报后。秦寿才获得通行准许入内,繁琐的礼节让秦寿十分不爽,可身在这个条条框框束搏人的封建社会,秦寿不得不尊重一下。

  踏入病房一瞬间,秦寿见到不是躺在床上接受针灸保命的李丽质,更没有见到随时照顾李丽质的陶月,只见到满脸愁容的长孙皇后坐立一边。还有月铃和冬梅两宫女站在长孙皇后身后,见到秦寿到来,马上放电眼似的。

  “秦大人,请坐!月铃。冬梅,外面守着,没有本宫命令,任何人不许进入,本宫有话与秦大人说事!”长孙皇后见到秦寿到来后,松了口气同时挥退身后两名宫女外面守着,防止有心人什么的在外面偷听。

  “是!”月铃和冬梅两宫女闻言躬身告退,经过秦寿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撞了下秦寿,发现秦寿郁闷着脸,两宫女抿嘴偷笑快速走出去,长孙皇后看在眼里没好气地摇摇头,对于两宫女的动作,简直是哭笑不得地步。

  “不知皇后找微臣所谓何事?”看到长孙皇后的容颜,丈母娘什么的秦寿喊不出口,不但秦寿如此,连长孙皇后也喊不出贤胥两个字,总是觉得有些别扭和不自在,还是保持原样的称呼比较自在,至少不会有疙瘩的错觉。

  “坐!”长孙皇后并没有急,一手示意秦寿落座一边,此时此刻长孙皇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等到秦寿到来之前慌不守舍,秦寿到来之后,那慌张憋屈感消失不见,好像秦寿到来后,什么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长孙皇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当然这想法长孙皇后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实际说出来,也不好意思说出来,秦寿则一头雾水地落座一边,不知道长孙皇后找自己来有何事?长孙皇后不开口,秦寿也不好开口多说些什么。

  “秦大人,皇上最近发生什么事,相信秦大人比本宫心里更清楚吧?”长孙皇后一开口就提及李老大的事,直让秦寿闻言为之一鄂,在长孙皇后眯眼的目光直视之下,一脸汗濂地用手抹抹自己的额头,秋后算账不成?

  也难怪秦寿会是如此想,李老大迷上长生不老传说,最大原因还是出自于自己,要不是当初自己听信谗言,半信半疑了长生不老,也不会引发李老大长生不老痴梦,就算秦寿想要辩解与自己无关也无能为力,长孙皇后一口咬定是自己的错,那又能怎么办?

  “这…”秦寿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长孙皇后,秦寿真心想说李老大吃丹药,与自己何干?他想死是他自己的事,不要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当然秦寿也只能想想而已,并不敢说出来,那样不但会伤了长孙皇后的心,更会留下不好的影响。

  长孙皇后发现秦寿一脸语塞的表情,摇头叹息一声,揉着胀痛的额头说道:“罢了,本宫不是为这事秋后算账,本宫心忧皇上迷上了狐狸精,不问政事终日宵歌吃丹幻想长生不老,如此下去如何是好?”

  “皇后多虑了,政事不是由太子掌管的很好吗?皇后如此自寻烦恼,这是何苦呢?”秦寿打着马虎眼,直接忽悠过去算了,睁眼说着瞎话,对于今日弄出的事情。撇开的一干二净,假装什么事也不知道。

  长孙皇后眯起眼看着秦寿,语气平淡十足地说道:“秦大人莫要与本宫打马虎眼,乾儿何心性?本宫还不知晓?今日罢市,恐怕也是你所为吧?不用在本宫面前掩饰什么,本宫还没糊涂到什么也看不清地步!”

  越说后面长孙皇后越是来气,秦寿这个家伙什么脾气?什么性格长孙皇后还不清楚?加上他与李承乾之间的合不来性子。长孙皇后又不是不清楚,只是一直当什么事也不知道而已,水火不相容的人,强求在一起准没好事。

  可长孙皇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人之间的较劲还真出乎人意料之外,而李承乾的所作所为更是让人心寒到极点。长孙皇后曾经劝诫过李承乾,没事别去招惹秦寿,没有想到好心劝诫变成坏事,导致今日李承乾落败收场。

  秦寿低着头并没有说话,对于李承乾之事,秦寿不想解释也不想纠结太多,他的落败和下场是迟早的事。只是时候未到而已,秦寿相信,李承乾要不了多久,肯定会铤而走险,做出他一生方知恨晚的愚蠢行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必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秦寿忽然其来说出自己信奉的三十二字箴言,直让长孙皇后为之一鄂,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很流氓很刺耳似的?

  长孙皇后摇摇头,懒得去听秦寿奇离古怪满嘴跑火车的谬论,紧皱柳眉说道:“乾儿之事,本宫也不想理会太多。也不是本宫可以理过来之事,秦大人,皇上之事,可否有办法让皇上恢复正常?不要在迷恋虚无的丹药成仙荒谬梦想!”

  “启禀皇后。皇上之事,微臣爱莫能助,人各有志,不可强求!”秦寿摇头叹息着,婉转拒绝了长孙皇后的要求,李老大作死节奏,秦寿才没有工夫去理会,说得难听点的,庸人自扰,李老大都不怕死,何必去干涉别人?

  “莫不成就没有别的法子?”长孙皇后不死心地看着秦寿,期盼他能说出些好的建议,就算是秦寿不肯亲自去劝说,他直接帮忙想个办法也好,好过现在李老大如此继续荒唐胡闹下去,在如此下去连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秦寿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办法,就算是有办法秦寿也不会说,培养李治计划已经开始,秦寿才不会傻到自寻烦恼,如今轨迹都不按原来走向,秦寿也不想多生是非,后面还有许多铺脚石等着自己烦恼,哪有时间去理会这些破事?

  “如若没什么重要事,微臣先行告退,还望皇后恕罪,微臣还有重要事去处理!”眼看李丽质是见不到了,就算是见到恐怕也会突生麻烦事,秦寿干脆借口离去,面对自己增加负担自寻烦恼,苏叶这回恐怕也有消息回来了。

  “嗯!”长孙皇后脸色不太好地挥挥手,发生这样的事还真是够伤人脑筋的,秦寿不肯出谋策划帮忙,这让长孙皇后心里很是不爽不舒服,可又没有办法强制秦寿帮忙出谋策划,强求来的东西都不是好的。

  秦寿离去前,长孙皇后几番想要开口又止住了,最后摇摇头叹息一声,长孙皇后还想提醒秦寿要不要去看望李丽质什么的,可到嘴的话又说不出来,以现在的情况,秦寿就算是看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毒王还没有炼制好丹药。

  与此同时,东宫内,李承乾铁青着脸色,心情烦躁十足地来回踱步走,每走一步想到自己脚疾和皇位之事,李承乾就有厌烦的情绪,侯君集和杜荷两人呆立一边,大气不敢喘一下,两人目光看着凌乱不堪的地面,这些都是李承乾发脾气打翻的。

  “好你个秦寿,算你狠!!孤王若不杀你,誓不为人!!”李承乾再一次愤怒地咆哮起来,双手紧握成拳,因用力过度导致发白十分严重,一手指着宫殿头顶,恶狠狠地发誓要秦寿不得好死的下场,胆敢与他作对但凡都没有好下场。

  李承乾咆哮完后,一名皇宫侍卫瞧瞧地从一边走进来,走到侯君集身边后,递上一张纸条拱手抱拳离去。侯君集一脸疑惑着脸色,打开纸条看了眼后,脸色顿时大变,手里的纸条差点拿捻不住掉落地面,直让一边的杜荷为之纳闷,怎么回事?

  侯君集没有理会杜荷询问的目光,急色匆匆地走到李承乾身后。连礼仪也顾不上径直说道:“太子殿下,大事不妙了!李吉擅自行动,带兵一万,意图剿灭姓秦的先锋军,哪晓得全军覆没,给程妖精逮着连夜启程押解回长安了!”

  李承乾闻言侯君集的消息后。整个人大吃一惊到心凉,忍不住暴虐十足地大吼道:“什么?程妖精也跑去前线了?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孤王事事都如此不顺心?这个李吉,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脓包!气煞孤王也!”

  李吉就是争夺皇位失败的李建成私生子,此事李承乾也是偶然得知李吉尚存人世消息,在李建成失败的时候早送出长安,落难到岭南一带。最后转折到混乱不堪的南诏国,隐姓埋名度过了一些年,李吉的举事都是李承乾背后一直操控着。

  李承乾实在不敢想象,如若李吉真给逮着,而且还是程妖精,很难想象这个草包堂兄会不会受得了折磨招供出事因,要真是那样,在揪出李老大最近宠幸的宫女真实身份。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会引来李老大大义灭亲的冷血无情。

  侯君集此时也是冷汗连连,他的担忧不比李承乾少,直接以下犯上似的口气大声吼醒李承乾:“太子殿下,事到如今多说无益,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趁程妖精未回到长安之前。尽快解决这事,要是程妖精押解李吉回长安,那可就……”

  李承乾在侯君集无礼的大吼声之下,顿时清醒过来。阴霾着脸色咬牙切齿说道:“天意,莫不成这就是老天对孤王的惩罚?也罢!既然天意如此,那就莫怪孤王了,侯将军,去准备准备,寅时三刻准备…”

  李承乾交代完侯君集主要事项后,东宫屋顶一个黑影快速闪身离去,刚巡逻到东宫的皇宫侍卫,压根没有注意到他们头顶一个嚣张的黑影快速闪身而过,无声无息连环跳跃消失黑暗之中,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秦府大院,秦寿刚回到自己书房,马上见到一手撑着瞌睡的武顺,见到武顺姣好的身影秦寿顿时心头一热,急匆匆的脚步声惊喜武顺,在她抬起头的一瞬间,马上迎接到秦寿无耻的狼吻袭击,在秦寿手法老练之下慢慢起了反应。

  半柱香过后,忽然一声破坏好事的干咳声响起,打断了秦寿爽歪歪好事,武顺羞红着脸色手忙脚乱推开秦寿,匆匆穿戴好凌乱不堪的衣物,脸红得发烧似的慌不择路跑出书房,留下一脸郁闷到抓狂的秦寿慢悠悠整理衣物。

  “死耗子,滚进来,要是没有什么特别重要事,本少今晚赐你一把上等好剑!”秦寿几乎想要大声咆哮起来,怒斥窗外打断自己好事的苏叶,这家伙还真是会赶时间,偏偏在这个时候赶来,摆明存心破坏好事的不是?

  窗台外面马上黑影一闪,苏叶一脸坏笑地上下打量气得一脸发黑的秦寿,干咳一声打趣着说道:“嗯哼~秦兄此言差矣,哎哎哎…君子动口不手,有事,重大的事,秦兄,你如若在拿剑出来砍人,错过消息别怪苏某了!”

  秦寿抽出书桌下面暗藏的宝剑,怒气冲冲恐吓苏叶,说到砍人秦寿也砍不中苏叶这个家伙,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而苏叶面对秦寿劈剑恐吓自己,不闪不避地站立着,说着秦寿为之一鄂的话,高举着剑身慢慢放下。

  “何事?”秦寿愤愤然地收回宝剑,秦寿知道苏叶没什么重要事,一般正常情况不会出来破坏自己好事,哪怕是他偷偷摸摸前来,发现自己办事也会出去溜达,直到自己完事才过来打趣自己,根本不会像现在无耻跑出来坏自己好事。

  “好事和坏事,你想听那样先?”苏叶眨巴着双眼,说着秦寿咬牙切齿的话题,又是这套废话连篇的卖关子话题,每次苏叶发现有重要事,就喜欢用这种口气打趣缓解气氛,这是秦寿最讨厌苏叶的地方。

  “好吧,好吧,瞧瞧你这幅所有人欠你千百万似的表情,怕了你,坏事太子今晚有动作,好事就是,嘿嘿…秦兄你怎么也想不到…”苏叶在秦寿怒视目光之下,双手投降怕煞秦寿,说出自己得知的消息。

  “什么?这,这,不是吧?”秦寿在苏叶最后神神秘秘的耳语声下,大声惊呼一声,一副活见鬼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苏叶,而苏叶确定十足地点点头后,秦寿脸色怪异地提剑回到自己座位,一手摸着下巴不知在想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