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坐看龙虎斗

作者:正衰公字数:271万更新时间:2016-11-03 06:24:36

  亥时一刻,长孙皇后正欲要回宫,马上给收到秦寿提醒的李丽质拦截下来,苦苦哀求着长孙皇后留下来陪她,长孙皇后抵不过李丽质难得的撒娇,无奈地留下来陪伴李丽质,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今夜会发生什么事。

  保护长孙皇后安全的皇宫侍卫们,得到长孙皇后暂留一晚消息后,无奈地站岗值守一夜,而最奇特的还是,周围忽然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把周围把守的严严密密,好像怕有什么人进出似的,直让皇宫侍卫们感到一阵压抑和迷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宫侍卫们感到一阵迷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派人去询问,得到的却是暂时性封闭,至于封闭什么奇怪人的又不说,问烦了就回答一句,封闭期间不许进出,违者视抗命抓起来,态度野蛮又霸道,连皇宫侍卫也不给面子。

  大唐娱乐八卦报社大楼顶层,灯火通明的楼顶聚满了一大票人,为首的秦寿连夜赶到报社楼顶,准备目睹今晚的叛乱伊始,苏叶站在一边,手拿着单筒望远镜,观察皇宫那边的动静,也只有这里才能望到皇宫那边的动静。

  “秦兄,好戏即将要开场,要不要开瓶啤酒庆贺一下?”苏叶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后,无耻地嘿嘿声笑了起来,感觉皇宫好戏开锣是好事,至少好戏是少不了,至于结果怎么样?不是苏叶所关心的事,就算是想关心也有心无力。

  太缺德了吧?皇宫里面大变天,这个家伙却有心情喝酒庆祝?留点积德行不?秦寿一脸黑线地看着苏叶,没好气地说道:“苏兄,你留点缺德心吧,还没结果就开啤酒,应该等结果出来了,好吧,谢谢!”

  秦寿在苏叶端啤酒过来之下。也不客气端起直让苏叶大翻白眼,谁更缺德呢?心口不一的家伙,苏叶内心鄙视着秦寿,端起手里的玻璃杯,惬意十足地抿了一口酒,等候寅时到来好目睹一场旷世的父子仇恨战。

  丑时刚到,马上陆续有外出的刺客探子回来禀报消息。原本安静的楼顶刹那间变得忙碌十足,时不时见到一群身穿黑色紧身服的黑衣人上上落落楼顶,禀报完消息后又接到相应的消息迅速离去,执行相序的任务。

  “这太子哥还真是棋差一招,要不是早有准备,说不准还真给他篡位成功!”秦寿得到刺客探子回报消息后。忍不住心里一阵纳闷起来,居然打起自己地盘的军械库注意,看来他是铁了心要篡位成功,连他自个亲生老爹也不放过!

  苏叶接过秦寿看完的消息信条,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忍不住大吃一惊说道:“我滴乖乖!这太子哥胃口也未免太大了吧?一口气把军械库端光了,秦兄。要是皇上事后算账,你可有麻烦了!想过怎么收场没有?”

  “能怎么收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事与本少我无关,所幸本少早已把自己人调开,要不然还真给阴死!”秦寿耸耸肩表示无所谓的表情,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是秦寿想愿意的,有人惦记着也是难以预防的事。

  “说的是容易,你认为皇上会如此轻易相信你吗?”苏叶鄙视着秦寿这个家伙,这么笨戳的借口也想得出来?还真当李老大是傻子不成?军械库本来就归秦寿管理。而如今军械库防御松懈,不堪一击就拿下来了,还当没人查证?

  “信与不信?无所谓,今晚过后,皇上势必一蹶不振,甚至有可能气到吐血卧床不起地步,别这样看本少。你很快就会相信事实,遣人去通知李靖和尉迟敬德将军吧!此等好事怎么少得了忠心耿耿的两位老将?”

  阴损!这是苏叶无语的对秦寿定论,李老大有秦寿这样的臣子,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皇上有难他不但不去救驾。反而还落井下石助纣为虐,故意让着李承乾得到军械库里的兵器围观皇宫政变,而秦寿这个家伙却坐观龙虎斗。

  皇宫内,李治蜗在自己寝宫想着明儿的事,秦寿早已把道路为李治铺设好,只等今后按部就班一步步走,李治自己也没有想到,争权夺位会那么快,毫无准备的他就这么给秦寿推上去,开始寸步险恶的争权生涯。

  ‘唉~下一步我该如何是好?’李治一手撑着下巴,无心睡意胡思乱想着后面的道路,秦寿没有给出下一步的计划,一切只有等待,擅自行动在如今险恶的皇宫,会死得很惨的,特别是今日展露菱角后,彻底得罪里太子和魏王。

  “谁?”哗啦一声,打破李治了胡思乱想,听到有动静声,李治谨慎地坐立而起,掏出自己桌面下暗藏的短刀防身,谨慎地观察声音来源方向,只见一个黑影从屏风后面走出来,黑漆漆的衣服变得白梭梭的,呛人的咳嗽声连连。

  黑衣刺客服了李治的暗藏机关,一时间没有注意到中招,还真是够丢脸的,这要是传出去,还真是笑掉牙,黑衣刺客见到李治谨慎模样,拱手抱拳说道:“晋王,莫怕,我是影卫五号,晋王你的消息传送使,这是我家主子给你的消息!”

  “寿哥儿?喂喂…”李治听闻黑衣刺客的话后松了口气,刚接过黑衣刺客递来的书信,一眨眼间黑衣刺客一个闪身消失不见,留下白蒙蒙一层层的面粉四处飞扬,李治还有话要问黑衣刺客,只可惜对方早已远去无影无踪!

  “什么?!太子哥要…要谋反?!”李治打开书信看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失声尖叫一声,刚说道李承乾马上闭口,及时恍悟过来小声嘀咕着谋反两个字,要不是秦寿亲笔所写的书信,李治还真不相信这是事实。

  李治快速看完书信里面的内容,顿时感到一阵手脚冰凉似的,李承乾即将在今晚寅时发动政变,秦寿让李治安分点别乱出去,等战局平定下来后,第一时间哭鼻子去假仁假义求情,最好激怒李老大责退李治等等的消息。

  “这。这可如何是好?”看完手里的内容后,李治顿时慌了手脚,知道了不去提醒李老大,这是不忠不义行为,可要是告知了李老大,就会坏了大事和局面难以控制,一时之间李治没有了主心骨似的。转折难定地焦急来回走动。

  临近寅时前一刻,李承乾带着侯君集和杜荷两人前往甘露殿,李承乾手里拿着一张立好的圣旨,大摇大摆地朝甘露殿方向走去,沿路侯君集时不时看向两侧,时不时朝李承乾点点头。表示没有遗漏,一切准备就绪。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甘露殿花园圃里,一名宫女打扮的人从里面走出去,脸色极其难看地看着姗姗来迟的李承乾等人,为了这次叛乱,眼前的宫女牺牲甚大,不但出卖自己讨好李老大。还要弄无色无味躲过银针试毒的毒药喂给李老大吃。

  “男人办事,岂有你一个女人家说事的地方?一边呆着去!解药拿来!”李承乾不悦地看了眼宫女,不客气地喝斥完她后,无视她气急败坏的表情脸,在宫女转身欲要离去的时候,李承乾不忘索解药。

  下毒是临近险境时候的保命招数,李承乾当然不是真心想要给李老大解药,而是威胁李老大让出皇位。从李吉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失手被擒,李承乾没有办法只好提前动手,要不然李吉押回长安,李承乾就什么也没有了。

  “哼!”眼前的宫女在李承乾喝骂声之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解药,直接抛给李承乾,眼下只有合作才有出路。宫女抛出解药后,一转身闪进花圃里,而李承乾得到解药后,露出讥笑的笑容。转身径直走向甘露殿。

  “别得意,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宫女在李承乾离去后,又冒出身影,目光怨恨十足地看着李承乾一瘸一拐的背影,说出自信满满的话,李承乾还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正的赢家是不屑于抛头露面。

  太监薛高呵欠连连地站在甘露殿门外,太子弄出的是非多不胜数,李老大正在连夜查阅李承乾批改的奏折,薛高无聊值守的时候,见到李承乾带着侯君集和杜荷前来,马上开口阻拦说道:“太子止步,皇上在批阅奏…”

  “滚!”李承乾脾气暴躁地怒喝一声,小小阉人岂可挡住自己去路?随着李承乾一声怒喝,侯君集上前一步一脚踹飞薛高,冷不及防的薛高整个人飞身撞破甘露殿的大门,四名皇宫护卫眼看有情况拔刀御敌的时候,突变一眨眼间开始。

  一束剑光乍起,四名皇宫侍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觉得喉咙一痒,紧接着剧痛神经充斥大脑,连惨叫声也没来得及叫出来就扑通扑通落地,临死之前瞪大双眼,见到杜荷手里带血的短剑,谁也不曾想到,一向斯文羸弱的杜荷是高手!

  薛高撞破宫门的时候,李老大脸色淡定十足地把手里的奏折丢上龙案,见到李承乾带着侯君集和杜荷两人闯进来,双目充满杀气紧紧注视着李承乾,目睹着他始终还是走上自己的后尘,为了皇位来杀自己,这算是报应吗?

  “你来了?朕等你很久了!”李老大强忍着心里的愤怒和落魄到极点的矛盾内心,语气平淡之余又充满冷漠,看向李承乾的目光犹如陌路人似的,没有丝毫慌张和愤怒的情绪,一切看起来好像那么安静,好像事情本来就是这样。

  “不错,孤王来了,来走你的老路,情形还记得吗?只要你在这张圣旨上面盖下玉玺,你还是孤王的父皇,如若执迷不悟,休怪孤王六亲不认!”李承乾扭曲着脸,说着李老大内心绞痛的话,也是很大逆不道的话。

  “原因!朕只想知道原因!”李老大表情依旧毫无变化,可实质内心早已一潭死水似的,李承乾弄出如此熟悉的画面如此熟悉的经过,李老大内心早已伤透了,他没有想到李承乾会变成这样,变得他自己不敢相信。

  似乎大局待定,李承乾得意洋洋地哈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哈…父皇,你老了,自古江山一代换一代,能者达先,这是规律。有能力者坐上一人九鼎之位,孤王还得多谢父皇教导!哈哈哈…”

  “你以为自己能成功?乾儿,父皇给你一次悔过机会,马上离去,朕可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莫不成乾儿你忍心见到你母后伤心?”李老大依旧心平气和地与李承乾谈心,至于他心里所想是不是与嘴上所说一致,就不得而知了!

  “太子殿下。迟则多变,他这是在拖延时…”“闭嘴!”侯君集好心提醒李承乾,哪晓得惹来李承乾和李老大异口同声的喝骂声,李承乾是嫌侯君集烦,他办事那需要他提醒?而李老大是生气侯君集吃里扒外,居然怂恿李承乾叛变。

  “最后一句问你。盖还是不盖?”“朕如若不答应又如何?”李承乾狰狞着脸色怒视着李老大,而李老大知道无法唤回李承乾悔改后,也不客气板起脸,毫无畏惧地看着李承乾,说着李承乾怒极反笑的话。

  李承乾完全给李老大的话逗笑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哈哈…不答应也要答应,放心孤王不会那么快让你死。知道这是什么吗?解药,你吃的丹药全都有毒,哈哈哈,上,去把孤王的父皇请下来!”

  “好,很好,非常好,那朕倒要瞧瞧。你们有何本事?”李老大怒视着叛乱的侯君集和杜荷,一个是曾经是忠臣,另外一个是已故忠臣后代,下定决心李老大按动龙椅开关,随着一声咕噜噜响动,李老大整个人连同龙椅下坠消失不见。

  “不好!”侯君集和杜荷两人惊呼一声,踏上而前一脚踹开龙案。只见一个一米宽的大洞,一直延伸地底看不到下面的动静,侯君集和杜荷两人同时转过头的时候,马上见到李承乾抓狂到吐血的表情。

  “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干什么?杜荷。下去看个究竟,务必追上截住,侯君集,召集人手进宫,把局面控制了!”“是!”侯君集和杜荷两人领命马上各自行事,而李承乾则抓狂十足地看着杜荷跳下洞口。

  寅时降临一刻起,一束烟花炸响皇宫上空,李治整个人颓废似的一屁股落座,失神地听着外面喊杀声响起,紧接着就是爆炸声和兵器碰撞声,听到这里的时候,李治双手紧握着自己耳朵,不愿去听外面的动静,不相信外面事实是真的,自欺欺人地期待着这是一场恶作剧!

  皇宫大门大开,黑压压一片两千之众死士近卫兵破口皇宫大门,沿路斩杀所见到的无辜太监和宫女,冷不及防的皇宫侍卫面对训练有素精兵强将似的黑甲兵,不出一两回合马上给撂倒,后面拥上的黑甲兵继续补上一刀,手段极其残忍。

  “杀啊!!”皇宫大门大破没多久,黑甲兵遭遇皇宫侍卫拼死抵抗,浪费了不少时间,后续赶来的皇宫侍卫大声呐喊着冲杀声,大明宫楼鼓第一时间敲响,警示着整个皇宫有人偷袭大唐政权中心皇宫。

  “土雷弹!速战速决!”“不好,全是假的!”“我的也是假的!”黑甲兵头领眼看皇宫侍卫越来越多,虽然他们手里有大唐军械库最新的精钢武器和盔甲,可蚁多咬死象也是有道理的,打算用土雷弹速战速决,哪晓得手下们纷纷回报全是假的。

  “该死的,主力随我去皇宫书房与殿下汇合,其余人等留下来拖延皇宫侍卫!”黑甲兵眼看如此拖延时间也不是办法,不清楚土雷怎么全假的,丢出去全是哑弹,无奈之下只好分散一些人抵挡皇宫侍卫,其余人去擒贼先擒王。

  甘露殿突发变故,查夜岗的毛统领马上带人前来护驾,还未到甘露殿,马上遭遇伏击,在皇宫内遭遇伏击这让毛统领又气又怒,值夜的皇宫侍卫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遭遇伏击这事出现?

  “冲,保护皇上!”毛统领毫无所畏,带着皇宫侍卫们厮杀勇闯,甘露殿突发变故这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更没有想到有人胆敢在皇宫闹事,冲出来的阻拦全是假冒的太监,虽然人数不多可武力不差,区区十几号人硬生生阻挡毛统领他们寸步难前。

  “所有人前往大明宫!”毛统领带着上百皇宫侍卫杀向甘露殿的时候,发现李承乾带着侯君集走出甘露殿,没有李老大的身影,马上指挥着皇宫侍卫反转前往大明宫,李老大的秘密毛统领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加上李承乾聚合的叛乱队伍越来越大。

  “杀,一个都不留,把他们全都杀光!”毛统领是李老大身边的走狗,有气没地方撒野的李承乾,一手指着毛统领等侍卫暴跳如雷地下令追杀,侯君集马上带人前去追杀毛统领等人,留下一些人手保护李承乾安危。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