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吐血一击

作者:正衰公字数:271万更新时间:2016-11-03 06:24:36

  皇宫那边大变天似的火光冲天,而皇宫外却是静悄悄一片,横七竖八的尸体倒在皇宫大门,夜未归途经的百姓见到如此情景,第一时间见势不妙闪人,戒备森严的皇宫之事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去打探,更何况眼下这种情况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喊杀声从皇宫内传出来一直没有停过,百姓们懒得去围观搀和,通过眼前的情况来看,里面不是发生政变就是争权夺位,熟悉的画面再一次呈现出百姓们眼里,不少太监宫女从皇宫内跑出来,更是吸引唯恐不慌乱的百姓们,怎么回事这是?

  “让开,让开…”就在百姓们停下来围观的时候,身后马上传来粗鲁的喝骂驱赶声,紧接着就是马蹄声和盔甲跑步时的撞击声,驻足围观的百姓严重妨碍了救援大军的前进,这让带头的府兵将领还是烦躁,皇宫里面情况如何无人知晓。

  “哎哎哎,怎么回事?你们这些当兵的也太野蛮了吧?”“就是撞了人还理直气壮叫人走开,什么意思?”“下马,把他们拉下马!”“就是,现在当兵也太野蛮了…”闹剧一眨眼闹开,百姓们围堵着带头的府兵将军,希望他们可以给个解释。

  “这就是解释!”忽然府兵将军拔刀而出,以雷霆速度一刀砍向闹事的百姓,血光乍现一刻,两名闹事的百姓惨叫一声倒地嗷嗷大叫,其余的百姓们见到府兵当街砍人,而且还是蛮横不讲理,顿时心中一寒各自后退几步。

  “杀人了。杀人了…你们看。当兵的杀人了。这还有王法没有?”府兵将军出刀砍人后,开始闹事的几名百姓马上大声叫泱起来,试图唤起周边的百姓同情帮忙,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只能说这府兵将军出手太狠毒了。

  府兵将军冷笑一声,看着几名闹事的百姓煽动小把戏,不屑一顾地揭穿他们阴谋,暴喝一声说道:“闭嘴!太子图谋不轨意图弑君篡位。凡胆敢挡路者,一律按乱党贼子处置,来人,把这几个闹事的乱党抓起来!事后问斩!”

  “撤!”几名闹事者在府兵冲来抓拿之际,第一时间有纪律地撤离混进百姓队伍里,追赶来的府兵顿时感到一阵头痛,密集的百姓阻拦了他们的抓人,加上混乱的百姓争先恐后四处逃窜,害怕招惹是非上身更是混乱到头痛地步。

  “宵小之辈无须理会,肖将军。尔等还犹豫什么?还不速速进宫护驾?”就在府兵将军犹豫要不要继续抓拿逃窜的太子乱党的时候,李靖随后赶来怒斥一声。谴责府兵将军速速带人进宫救驾,太子发动政变还真是让人所料不及。

  “是,进宫救驾!”肖将军在李靖的谴责声之下,领命大手一挥继续带兵前进,尾随其后赶来的李靖身着拉风盔甲,策马朝皇宫另一头方向尾随赶来的尉迟敬德会合,要不是秦寿事先通知,李靖他们还真没有那么快的速度集合兵力。

  “老帅锅,你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尉迟敬德与李靖相聚之后,一边打招呼一边带兵过来,临时临急尉迟敬德也只能凑到几百人,大部分的兵力都给李绩抽调前线讨伐乱臣贼子,能够挤出几百人算是不错了。

  “我那知晓,要不是贤侄遣人前来通报,我也是一头雾水,走吧!”李靖一脸黑线没好气地回复尉迟敬德,还真当自己是万事通?要不是秦寿派人前来告知,恐怕现在李靖现在还赶往军营之中,哪有如此快的速度前来护驾?

  “老帅锅,这个太子也未免太心急了吧?皇位迟早是他的,为何偏偏走上皇上的旧路?莫不成他不知晓皇上最痛恨这事?”尉迟敬德在李靖刚踏出两步,马上一脸疑惑地提出自己心里的疑问,皇宫内的事情尉迟敬德鲜少关注。

  李靖停了下脚步,紧接着若无其事地边走边说道:“估计是想到地位不保了,亦有可能给某人逼急了,才兵行险棋,以老帅锅我推测得出,很有可能是给某人逼出来的!唉~太子还真是棋差一招,估计也只有落败的份!”

  “是这样吗?哎哎,等等,老帅锅,等等!”尉迟敬德此时也没有着急的心情了,经过李靖如此分析甚感有理,想到李老大暗藏一手的伏兵,马上释然了,一边追赶李靖一边嘀咕着肯定是秦寿这个家伙,错不了!

  大唐娱乐八卦报社大楼顶层,秦寿和苏叶两人悠哉活哉地抿酒吹牛打屁,对于皇宫内的情况,没有丝毫关心也没有担忧之色,秦寿知道一件事,无论李承乾如何发动叛变谋朝篡位,最终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注定失败。

  倘若军械库里的土雷没有提前收走,秦寿还真不敢如此轻松,以土雷的威力,就算是李老大暗藏的精锐王牌侍卫,也不够土雷塞牙缝,至于火炮更别想了,李老大早已收人囊中储备,根本不可能放置展露明面的军械库。

  “秦兄,如若换成我们进攻皇宫,你说胜算有多少?又会消耗多少时间完成?”苏叶翘起二郎腿,大咧咧地晃动着脚跟,时不时端杯摇晃酒杯,看着杯中啤酒展现成泡沫状,拿起一颗生鸡蛋打碎搅在一起。

  秦寿轻轻抿了一口啤酒,酒精冲上脑一霎那,整个人神清气爽地吐出口酒气说道:“半刻也不需,本少只需一把短柄转轮枪,即可轻易解决完事,苏兄,鸡蛋加啤酒,起不到任何壮阳效果,本少故意忽悠人而已!”

  “知道,就好像烟丝一样,你明知抽多了烟雾,对自身有害,可还是依旧照抽不误,凡事说得准吗?”苏叶说完后,一口气喝干杯里的啤酒,秦寿一脸黑线地看着苏叶。这家伙明知是假。却还要如此搭配着喝。不是有病吗?

  苏叶一口气喝完后,砸吧两下嘴唇,目光看着远处的皇宫火光四起,饶有兴趣地说道?“秦兄,苏某有一事不明白,别人都盼着想着念着皇位,为何你偏偏不感兴趣?如若你真真感兴趣,这世上恐怕无人可阻挡你吧?”

  苏叶始终想不明白。以秦寿现在的能力和实力,只要他乐意,改朝换代还是随意的事?只是改换了朝代烂摊子一大堆,可这也值得啊,就是想不明白秦寿心里怎么想的?怎么对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皇位不敢兴趣?

  秦寿知道苏叶的意思,也知道他的疑问,举杯相邀着说道:“是你的迟早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来也没有意思,在说了,当皇帝好吗?自古有几个皇帝命长?不是累死就是病死。还不如逍遥自在的好!”

  秦寿抬起头看了看夜空,皇位在大也只是丁点的事。叹息一声后,秦寿看了眼苏叶说道:“好了,时间也不差多了,苏兄,剩下来的好戏就交给文臣们了,准备的罪证整理好没有了?好了就送给房丞相吧!”

  “好吧,那苏某先行一步了!”苏叶闻言放下手里的酒杯,朝秦寿拱拱手后告辞离去,一闪身消失楼顶,至于苏叶怎么消失的,秦寿没有兴趣去知道,目光游离不定地看着皇宫,想到以往的事,心里一阵百感交集,物是人非事事休!

  皇宫内,杜荷尾随其后跳落大洞,意图追上借道遁迹的李老大,普一落地眼前一阵明亮,等杜荷站稳脚跟的时候,手里的短剑哐当一声掉落地面,双目惊恐地打量一眼四周后,高举双手作势投降,杜荷真心不想如此窝囊死!

  宽敞地地下宫殿大厅聚首上万装备精良的银甲兵,当上百名弓箭手拉满弓对准杜荷的时候,杜荷识趣高举双手作势投降,与其死在万箭穿心之下,还不如束手就擒,伺机看守放松在想办法逃离,兵不厌诈不是吗?

  “杜荷,你可知罪?你如此意为,对得起你死去的爹爹?对得起杜家世代忠良?”李老大在精兵侍卫保护之下站出来,双目喷火似的看着杜荷,严厉谴责杜荷丢了杜如晦的脸,丢了杜家忠良的口碑,以下犯上意图谋杀自己,罪不可赦。

  “哼~胜者王败者寇,要杀要剐,随意!”杜荷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最讨厌就是别人拿他爹爹做比较,虽然杜荷世袭了杜如晦爵位,可杜荷始终没有满意,这不是他自己奋斗出来的,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和荣誉。

  杜荷的态度表面了一切,李老大怒极反笑了起来,笑得很失望和沧桑,最后面无表情地说道:“骨气不错,好,很好,非常好,将其收押看管,待朕平息了逆子,在慢慢秋后算账,其余人等随朕剿灭叛乱,活捉太子!”

  “誓死追随圣命!”整齐有力的回应声让李老大心里感到心安一些,不管外面怎么变都好,这些精兵侍卫始终还是他的信心,在李老大大手一挥之下,上万精锐侍卫集合朝大明宫出口集合,等待大明宫的机关打开一霎那冲出去。

  大明宫阶梯,越来越多的皇宫侍卫赶到保护政务中心宫殿,只可惜皇宫侍卫来的再多也只是徒增尸体个数而已,面对全副武装到脚的黑甲兵,皇宫侍卫奈何不了黑甲兵,相反的黑甲兵却是大开杀戒,在李承乾咆哮般怒吼声杀退挡道的皇宫侍卫。

  李承乾目睹到大明宫越来越多皇宫侍卫出现,顿时扭曲着脸色大吼道:“冲,都给孤王冲,拿到玉玺再慢慢算账,毛统领,孤王鉴你是人物,只好毛统领放弃抵抗,归顺孤王前途无量,如若再执迷不悟,休怪孤王不客气了!瞧瞧孤王黑甲兵,哈哈哈…”

  越笑越得意的李承乾变得十分狂妄起来,自信满满的他以为有了三千之众黑甲兵,就可以控制整个皇宫没人反抗的起,虽然军械库少了火炮和土雷,可李承乾得到了盔甲和武器足够了,控制整个皇宫足够用了。

  毛统领鄙视着李承乾无知无畏,知晓李老大秘密的毛统领故意边拖时间边抵抗,李承乾的废话直让毛统领鄙视到极点,不肖一顾地呸了一声说道:“呸~死到临头还敢嚣张狂妄?不好。撤。快后撤!”

  毛统领原本还想在拖延时间。忽然觉查到脚下一阵轻微震动,大致知晓原因的毛统领脸色顿时大变,连忙指挥着皇宫侍卫迅速后撤,而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黑甲兵步步紧逼,上百人踏上阶梯,与步步后退的皇宫侍卫,双方一触碰又开始战斗起来。

  李承乾满心期盼玉玺所在地,只要拿到玉玺那就大功告成。就在李承乾心头火热期盼的时候,后面急匆匆跑来李承乾先锋军说道:“报!太子殿下,大事不妙,李靖和尉迟敬德带兵突破了第一道防御大门,如今正朝这边杀来!快抵挡不住了!”

  “什么?!该死的,冲,快速冲破防线,拿到玉玺!”李靖和尉迟敬德的出现,还真出乎李承乾的意料之外,有人走漏了消息?要不然这两个老货怎么那么早提前出现?乱了方寸的李承乾马上指挥黑甲兵快速推进。

  兹兹声和轰隆隆声忽然从大明宫阶梯传来。紧接着上百多人的黑甲先锋兵脚下裂开缝隙,毫无准备的黑甲前锋兵顿时左右摇摆站立不稳。缝隙越来越大,直让毫无准备的黑甲兵慌乱起来,紧接着滚冬瓜似的全都掉落下面。

  “怎么回事?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李承乾崩溃地看着大明宫阶梯分裂成两半,清一色银甲兵精神抖擞地出现眼前,目测一下大概有上万之众,数量上比起李承乾多出三倍有余,而且还是一模一样的装备,怎么打这下?

  “太子殿下,快撤,属下挡不住了!”就在李承乾震惊大明宫暗藏机关的时候,侯君集浑身血迹带着残兵败将撤回,一边抵挡李靖和尉迟敬德两位大唐武将进攻,一边撤退呼喝李承乾撤了,侯君集实在挡不住两位武将的联手进攻。

  “杀~~”银甲兵在侯君集话落之后,万声齐喝冲杀而出,而黑甲兵与银甲兵相触,没两三招的砍杀马上败阵后退,三倍的人数两个打一个,就算是在怎么厉害也抵挡不过,更何况对方的装备还是一模一样的。

  “完了!!”李承乾和侯君集两人汇合在一起的时候,在残兵败将保护之下异口同声说出完了两个字,确实完了,前有猛龙后有追兵前后夹攻,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这次恐怕是插翅也难飞了!

  一眨眼的工夫时间,李承乾和侯君集在忠诚的黑甲兵全被包围起来,压缩成圈无路可退地步,李靖和尉迟敬德带兵上前,目光直视包围圈里的李承乾,眼见为实还真想不到李承乾会叛乱,会导演出叛变夺位的戏码。

  “乾儿,你还有何话要说?”李老大在银甲兵保护之下,出现包围圈里头,目光充满失望和愤怒,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亲生娃会有今天要谋反,而且还是谋自己皇位,在等些年自己老去传给他不是更好?至于如此走上自己厌恶的道路?

  “哈哈哈…说?孤王还有什么话可说?胜者王败者寇,今日孤王输了,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李承乾悲戚戚地大笑起来,他怎么也算不到李老大会有这一招,只可惜就差一步,只要拿到玉玺,李承乾未必会输得如此惨。

  “逆子,死不悔改,罪不可赦,来人,把他们两个收入天牢,其余人等缴械问罪!”李老大恼羞成怒到吐血地步,要不是怕长孙皇后伤心,李老大早下令诛杀这个逆子了,至于那些黑甲兵李老大没有当场诛杀,是怕他们困兽一搏,收押起来问罪还不是一样死罪一条。

  “哈哈~~死又何妨?比起你连自己侄女也不放过的人面兽心虚伪皇帝,孤王算得了什么?哈哈哈…”自知自己死罪难逃,李承乾干脆临时也要爆料一下丑闻,让李老大丢脸无以见人地步。

  李承乾的话直让李老大又气又怒,什么连自己侄女也不放过?这是什么话?自己何曾人面兽心了?恼羞成怒的李老大震怒十足,咬牙切齿到双目喷火地步说道:“你,你,死到临头还敢诬蔑朕?好,好,朕…”

  “瞧瞧她是谁?你身边最宠爱的宫女是吗?李婉郡,别躲了!出来吧!”李承乾在李老大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一手指着躲在一边暗处看戏的宫女,直接道出宫女真实名字,李老大闻言整个人大吃一惊,脑海里一阵晴天霹雳。

  当毛统领带人把准备逃跑的宫女逮回来的时候,宫女咬牙切齿地自揭真面目人皮面具,露出本尊容貌说道:“李承乾算你狠,哼~既已无路可逃,也不怕丢人现眼了,狗皇帝,今生杀不了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李婉郡说完之后,直接往前一倾,一阵血花溅出,李婉郡雪白脖子冒着止不住的血,噗通一声落地双目仰望着天空,李靖和尉迟敬德两人见到如此画面顿时面面相觑,这下算是怎么回事?

  “皇上!”“把犯人全打入天牢等候问审,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传太医!”李老大双眼一黑往后倒的时候,眼驰手快的精兵侍卫第一时间接住,李靖大吃一惊同时,马上着手控制局面,事情来得太突然了!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