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突击消息

作者:正衰公字数:271万更新时间:2016-11-03 06:24:36

  太子造反失败几日过后,大清早长安大街又恢复热闹,至于前些日子所发生的事,丝毫没有影响到长安百姓的生活,按照百姓的想法,皇室那点事与他们平民百姓无关,有时间去瞎凑合,还不如想着怎么努力赚钱谋生,生容易,活不容易!

  百姓们不关注这事,并不代表有钱人和官家之人不关注,普通百姓或许不关心谁当朝执政,只要不影响他们简单温饱谋生,其他无所谓,而那些富家和官家人可不是这么想了,这事关着他们的利益,不关心一下利益就变化很可怕。

  秦家酒楼,秦老爷子大清早刚赶到酒楼,就目睹到酒楼里人山人海的局面,一进入酒楼就听到众多客人讨论皇宫大变动,大部分都是猜测纷纷,丝毫不知道皇宫里面情况怎么样,就算是他们想知道也无门,皇宫消息岂可轻易传播出去?

  “哟,这不是秦兄吗?”“秦兄,今儿有何新消息?”“哎哎~没有,没有…”“秦兄,这话可不能这么说,知道的,别藏着掩着,我们都是老顾客,嘴巴贼严!”“就是,就是,全长安消息最准确的,当属秦兄你这儿了!说来听听!”

  “真的,没有,哎哎,别拉,别拉…”面对酒客们热情的拉扯之下,秦老爷子熬不过酒客们的热情,最终一屁股落座热情的酒客们餐桌上,这些酒客都是多年老客户,不管秦家酒楼如何变化,都没有离开过默默支持秦老爷子。

  四位酒客都是秦老爷子老熟悉的人,城北郭家郭振民,城南姚先子,城西鲁艺,城东吕咸蔚,四大家族各自经营屠场,木场。胭脂水粉和木工之类的生意,多多少少与秦寿有过交集,毕竟秦寿垄断的生意太全面了,以至于这些家族世代生意不得不联合。

  “秦兄,皇宫之事,恐怕令郎知晓甚多吧?”“就是,秦兄。知道的赶紧说出来,别藏着掩着,怪着急人的!”“秦兄,是老朋友不?是就别藏着掩着!”“实在话,想知道!”四大商家在秦老爷子落座之后,马上你一言我一语询问秦老爷子。

  也难怪他们会是如此紧张。皇宫内的变化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意,甚至家族的生意未来前景,秦寿背负着太多的责任和是非,要是秦寿这棵大树倒下了,势必会影响到他们,裙带关系就是这样,一荣即荣一损俱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切!深宫大院岂是你们这些人所容易得知的?’秦老爷子鄙视着这些损友们套话,要不是多年交际在这里,秦老爷子还真不想鸟他们,不说显得有些小家子气瞧不起他们,可要是说了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一时间秦老爷子为难起来。

  在四位大商家好奇八卦目光之下,纠结不已的秦老爷子抓头撕耳,目光见到酒楼出现的身影后。猛然大拍自己脑门说道:“啊!对了,秦某差点忘记了很重要的事,诸位兄台,绕了秦某人吧,瞧瞧,都来了什么贵客?嘿嘿~不好意思,失陪。失陪…”

  四位大商家原本还想强留下秦老爷子,得不到消息誓不罢休,可当他们见到酒楼大门陆续出现的身影后,全都暂时放过秦老爷子。不得了,朝廷几位重臣相约而至出现,要是秦老爷子不亲自去迎接招待,还真说不过去了。

  老帅锅李靖带头出现秦家酒楼,其后便是尉迟敬德,紧接着便是房玄龄和魏徵,还有一干文臣武将也相序进入酒楼,见到如此齐的人,秦老爷子心里咯噔一下,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通过这群大臣们气势汹汹的脸色,可以看出他们是来找人的。

  来酒楼找人不用问也知道是找谁的了,除了秦寿还真想不到他们还要找谁?秦寿连日早朝没去也就罢了,连家里也逮不着人影,甚至夜场也没有他的身影,找得一肚子火气的大臣们,最后找上秦家酒楼,除了这里他们还真想不明白秦寿去了哪里?

  秦老爷子可不敢得罪这些大唐重臣,马上屁嗔屁嗔跑上前讨好十足地打着招呼说道:“哟!原来是几位大人,不知几位大人大驾光临,是吃早点呢?还是喝酒?今日贵店新进了新菜,红烧辣椒肉,清蒸…”

  “少来,贤侄呢?我等可不是来吃酒吃早点的,贤侄可否在此?”李靖一手打断秦老爷子讨好十足的话,语气不善地询问秦老爷子,秦寿躲起来肯定做了什么亏心事,要不是李老大病倒罢朝,无心朝事,他们还真没有时间四处逮人。

  “这…寿儿彻夜未归,秦某也不知他去了哪儿!”秦老爷子没有想到李靖他们还真冲着秦寿来的,也不知道秦寿那家伙又惹下什么是非,一时间不知所措的秦老爷子支吾着回答秦寿的行踪,他作为老爹不知自己儿子行踪,说起来也感到脸红。

  尉迟敬德见到秦老爷子支吾犹豫的脸色,马上不乐意起来,怪笑一声说道:“哟呵~是畏罪潜逃呢?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出来见人了?确定贤侄不在此处?莫要给我等逮着,如若不然红烧清蒸都有份!”

  秦老爷子闻言差点踉跄欲倒,这话也太那个什么了吧?秦老爷子纠结地看着几位文武大臣,不知秦寿又惹什么是非了,以至于这些文武大臣亲自找上来,要不是秦寿惹事,这些文武大臣会闲的蛋疼相聚一起?

  “这个…”“哈哈…敬德伯父还真是会开玩笑,小子的肉是酸的,不管清蒸还是油炸,都是不好吃滴!老爹,还不请几位大臣上来?”就在秦老爷子纠结如何是好的时候,秦寿马上从二楼冒出来,哈哈大笑引得酒客们纷纷抬头瞩目。

  “啊?哦,哦,好,好,几位大人,请!”秦老爷子在秦寿开口提醒之下,顿时醒悟过来点头哈腰邀请几位大臣上楼,至于秦寿什么时候在二楼,秦老爷子毫无所知。他自己也是刚到而已,责怪的目光看向秦寿的时候,换来却是秦寿翻白眼的回礼。

  ‘好小子,回去在慢慢审你!’秦老爷子带着几位大臣上楼,一边赔笑招待一边心里暗想着事,皇宫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秦老爷子想不知道也不行。以往消息灵通的大唐娱乐八卦报社,连日来偏偏没有报道皇宫那些事儿,看来是有压力限制了!

  “老爹,速速唤人准备营养早点,在弄些啤酒和鸡蛋来,速去速到!几位伯父同僚们。请!”秦寿在秦老爷子带人上来后,安排着秦老爷子去准备丰盛的早点和啤酒,直让秦老爷子闻言为之白眼,指使人也太不客气了吧?

  秦老爷子一肚子气怒视着毫不客气的秦寿,而秦寿直接过滤无视,带着几位大臣们进入包厢后,随即关门。直让吃闭门羹的秦老爷子抓狂起来,这算是什么意思?气急败坏的秦老爷子想要踹门,最后想想还是作罢,里面的人都不是好惹的。

  “贤侄,你可真是好生潇洒啊!让人羡慕又妒忌,我等担惊受怕了好几宿,你倒是好,躲在这里悠哉活哉。着实可气也!”尉迟敬德一进入包厢,见到餐桌上残留的菜肴,顿时又是羡慕又是妒忌,他倒是好,还有心情吃喝!

  尉迟敬德幽怨和妒忌的目光,直让秦寿忍不住恶寒起来,大老爷们的至于如此吗?秦寿打着哈哈说道:“哈哈~~哪里哪里。民以食为天,活着当然是要好吃好喝,莫不成等到老了没有牙齿才享受?那可是…”

  “贤侄,伯父我可以认为你这是指桑骂魁吗?”房玄龄马上不乐意了。开口打断秦寿的话,房玄龄怎么听都觉得秦寿这是贬义自己,说自己年纪老了不懂得享受生活,餐餐食乏之无味的菜肴,节省为约的房玄龄众所周知。

  对于房玄龄故意刁难秦寿,魏徵没有说话,房玄龄比起魏徵可谓是小巫见大巫,餐餐咸菜廉价猪肉有木有?逢年过年过节勉强舍得吃些鸡鸭,其他时日都是勉强填饱肚子就罢,压根没有想过什么把菜煮得最好。

  秦寿没有想到房玄龄会如此刁难自己,一手假装抹着额头冷汗,皮笑肉不笑地赔礼道歉说道:“房伯父多虑了,小子岂敢?坐,坐,今日小子请客,几位伯父和同僚们随意放开肚皮,随意吃喝,算是小子补偿不是!”

  李靖也不客气直接落座一边,大致随意看了眼餐桌上面的菜肴和酒杯,目光盯着秦寿不敢恭维地说道:“补偿倒是不敢,我等虽月俸不多,这些酒菜钱还是付得起,倒是贤侄你,伯父我担心你这可能是最后一餐!”

  “啊?此话怎讲?小子不明,还望靖伯父言明!”秦寿闻言大吃一惊,不明所以地挠着脑门,装傻扮懵地拱手抱拳,虚心向李靖讨教话里含义,什么最后一餐?不带这样恐吓人的吧?太子造反之事与自己无关,又不是自己逼他的。

  李靖没好气地鄙视着秦寿装疯卖傻,掏出自己烟枪边加烟丝边直接言明说道:“少在伯父们面前打马虎眼,你小子什么性格我等还不了解?太子造反一事,贤侄是如何事先知道的?莫不成这一切都是贤侄事先安排好的?”

  “哎?老帅锅你这么一说了,还真有理了,贤侄,太子造反一事,要不是你提前通告,我等还稀里糊涂不知发生了何事!也不至于…”李靖的话引起了尉迟敬德的共鸣声,太子造反事秦寿是怎么事先知晓的?

  房玄龄一手拂须颔首点头,在尉迟敬德说完后,大点其头说道““嗯,房某也是最后得到贤侄有关太子的罪证,火速赶到皇宫的时候,皇上已经不醒人事,老帅锅,敬德兄,皇上是怎么晕过去的?”

  房玄龄最后也忍不住八卦起来,他自己赶到去的时候,太子造反一事早已结束,吐血晕过去的李老大至今未醒,以至于许多朝事无人管理,众多皇子活跃十足看李老大尽孝心,至于是不是真心就不得而知,反正大部分都是冲着利益来的。

  废太子肯定是少不了的,可废了太子后下一任是谁?这就要看众多皇子们的手段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也不为过,至少房玄龄亲眼目睹到众多皇子虚情假意,连罪证也没有办法呈上去,没人看呈给谁啊?

  “这个…”李靖和尉迟敬德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房玄龄,两人干脆抽起旱烟表示沉默起来。这事可不能大唆啊!皇上宠幸自己侄女一事,乱套了,一个天大的笑柄落下了,李老大不吐血才是怪事,这一切都是太子李承乾安排的。

  最重要的还是李老大身中无名毒,太医们纷纷束手无策查不出什么毒?太子李承乾打入天牢前,把唯一的解药摔破。而下毒的人又畏罪自杀,尸首还没有处理,李老大没有醒来,谁也不敢乱处置罪魁祸首。

  秦寿坐在一边默不出声,房玄龄的疑问恐怕要白问了,这些丑事谁敢多嘴大唆?身为目击者李靖和尉迟敬德。早已把这事胎死腹中,至于那些皇宫侍卫们更是不敢泄露半句,抓到可是要杀头的,这事早已让皇宫乱了套。

  李靖在房玄龄八卦的目光之下,一脸纠结十足打着马虎眼,把话题岔开说道:“现在不是问这事时候,有些事少知道为妙。贤侄,你还没有明确告诉我们几个,别逼着伯父我急了,把你揪出来,让皇上慢慢责罚你!”

  李靖的话房玄龄马上放弃八卦的目光,皇宫那些事可不是他们可以随意乱打听的,现在李绩又纠缠上秦寿怎么知道太子造反事,房玄龄马上来精神了。这事可不会牵涉什么,秦寿事先知道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实在是太可疑了!

  侍从把旧的酒菜撤去换上新早点离去后,秦寿一脸为难地说道:“额…好吧,原本小子是想要老流氓回长安在揭露的,不过既然你们问起,那小子就如实禀告了。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发现太子造反是老流氓第一个…”

  “什么?老流氓今日回长安?!”在座大臣们闻言秦寿的话后,全都大吃一惊起来,程妖精很小气。也很爱记仇,要是程妖精回长安,没人出城接他的话,程妖精会很生气,流氓生气后果很严重!

  哐当一声,就在在座大臣们纠结程妖精回归消息,包厢大门应声而倒,直把在座的大臣们吓了一跳,也只有秦寿淡定十足地端起酒杯喝酒,在座大臣们整齐一致别过头的时候,马上见到气得双目的程妖精站首包厢门口。

  程妖精气吁喘喘地大步踏门而入,裂开阴森森的大门牙,怪叫一声大骂道:“呀呀呸~好你们这些猪朋狗友!老流氓我快马加急赶回,一路跑死十几匹马儿,你们倒是好,每个迎接也就罢了,居然全躲在这儿吃酒?气煞老流氓我也!”

  “啊?”李靖等人大吃一惊,避如蛇蝎似的避开程妖精,风尘仆仆的程妖精此时看起来狼狈十足,乌漆漆的大脸覆盖一层厚厚的风沙,略显干燥的嘴唇看起来浆白开裂,为了快速赶回长安,没日没夜快马奔腾,没有想到太子造反事还真发生了。

  错过太子造反事件的程妖精,气得一肚子火气,要是他及时赶回来,肯定要第一时间踹上李承乾屁股两脚,尼玛的,养了那么大简直就是养了白眼狼,程妖精都为李老大感到不值了,居然生出个如此叛逆的逆子!

  愤愤不平的程妖精大马金刀一脚踩着椅子,怒气十足地悉数着李靖他们:“老帅锅,你丫的没意气,你出征办事什么的,老流氓我何时不亲自送出几十里路?敬德你丫的也是,不够义气,你说,你出去办事,老流氓何时亏你了?有没有百里相送?还有你们…”

  “啊,是,是…”李靖等人在程妖精发癫的悉数之下,全都汗濂起来,想想还真有那么回事,可是他回来消息,他们全都不知道啊!知道了哪里敢不出去亲自迎接?而罪魁祸首秦寿则悠哉活哉地坐着,笑看被奚落的几位大臣。

  秦寿等程妖精气消了差不多,才开口平息说道:“老流氓,有话好好说,这事都怨我,最近忙于收集太子叛乱证实,忘记了通告诸位伯父,息怒,息怒,来来,瞧瞧,这不是准备好了为你接风洗尘吗?”

  “哼~你丫的也不是好货!亏我老流氓待你如此不薄!”在秦寿劝阻声之下,程妖精气消了大半,可嘴还是不依不饶要奚落秦寿一番,程妖精心里那个憋屈,一屁股落座之后,饿鬼投胎似的消灭桌上美食。

  李靖一脸黑线地看着程妖精,摇摇头颇感无奈地说道:“好吧,贤侄,实不相瞒,靖伯父我此番前来是有要事告知,皇上计划年底攻打高丽!”

  “什么?!攻打高丽??”秦寿直接给李靖的话震惊了,这变化也太快了吧?不但秦寿感到惊讶,连蒙在鼓里的几位大臣也是一脸愕然,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连程妖精也放下食欲,瞪大双眼看着李靖,打仗?有这么好的事?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