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寿寝正终

作者:正衰公字数:271万更新时间:2016-11-03 06:24:36

  一眨眼秋去冬来,入冬之际长安覆盖厚厚一层大雪,来往商人过客游人都察觉到长安紧张的气氛,大街上时不时见到筹集物资的府兵,长长的铁道路线覆盖满积雪,自从太子执政后,此铁道路线一直荒废下来,至今无人动工成了烂尾工程。

  不但铁道路线成了烂尾工程,甚至连长安的基础建设也成了烂尾楼,百姓们叫苦连天的埋怨声天天有,也难怪百姓们会叫苦连天,烂尾楼工程严重妨碍了他们生活起居,大量的泥沙板砖堆积挡道,也没有人来清理什么的。

  而身为主事者秦寿,却对此事不闻不问,掌管建设的工部侍郎都出工不力,那些小芝麻绿豆官自然连屁也不敢放,更何况现在长安一日不如一日,紧张的气氛和各派系的竞争越发惨烈,甚至形成了好几股势力。

  秦府大院,稀稀落落的员工各自忙活着手里的活,要是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一丝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人数比起以往少了很多,还有大量的物资和技术人员不见,比起以往此事的秦府显得有些冷清,没有了以往热闹一片的繁华景象。

  秦府书房里,秦寿忙碌得满头大汗,时不时用手抹抹额头,武媚娘坐在一边低头整理秦寿的家产,还有大致调配人员数目统计,大部分人手都调往琉球,目的就是防止李老大最后垂死一击,现在正可谓是风声鹤舞时期,一切都要小心。

  苏叶幽灵般跳窗而进,直让一边的武媚娘见到摇摇头。而苏叶完全没有客气态度说道:“秦兄。这是最新的消息。你丫的真是好享受,苏某我跑断腿,你倒是好,翘起二郎腿悠哉活哉,这人哪,怎么区别就那么大呢?着实气人也!”

  “少在本少面前诉苦,熬过最后一段时间后,你也不必如此辛苦了。皇上那边有何动静?”秦寿没好气地鄙视苏叶这个家伙,整日在自己面前诉苦,一天不做作会死啊?想到李老大的事,秦寿忍不住纠结起来,头痛的存在!

  毒入膏肤无药可救的李老大,身子比起以前一天比一天差,大有随时双脚一蹬撒手离去的迹象,要不是入秋前闲得蛋疼无聊的苏叶偶入皇宫打秋风,偶然得知李老大提及自己的事,秦寿说不准还真不知道李老大畏惧自己存在。

  李老大不畏惧自己。他是为自己下一任的皇子感到畏惧,李老大在世秦寿或许不敢嚣张什么的。可难不保李老大离去后,秦寿会不会坐大欺压或者谋朝篡位什么的,自个帝王多猜疑就是这样,谁的势力大就容易产生猜疑之心。

  苏叶大咧咧地坐到一边,无视一边直翻白眼的武媚娘,裂牙嘿嘿声笑着说道:“还不是老样子?为攻打高丽做准备,计划好像定好了,就在过两天准备开始进攻,苏某估计着,估计能活到明儿算是不错了!对了,那个长孙皇后终日陪着老皇帝…”

  “有这事?”秦寿闻言苏叶唠唠叨叨的话后,整个人为之一鄂,秦寿什么也不担心,就担心长孙皇后坏事多嘴说错话,要是她把延年益寿丹说出来,救治李丽质又要泡汤了,为了预防这事,秦寿还真是想尽办法煞费苦心了好几个月。

  ‘绝对不能再让此事发生!’秦寿脸色十分难看地想着这事,好不容易弄来仅有的一颗丹药,秦寿绝对不能让此事再次发生,想要杜绝这事再次发生,就要赶早和安排好,要不然后悔都来不及,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

  越想越担忧的秦寿马上皱起眉头,事不宜迟地安排着说道:“媚娘,去安排人手,把丽质接回来,毒王丹药炼制好后,马上送来不可拖拉,苏兄,你也去,保护好媚娘,我有不祥的预感,皇后会前来索走丹药!”

  “好的!”武媚娘想也没有多想,马上听从秦寿的安排,去接李丽质回秦府大院,而苏叶更没有意见了,只是保护人的工作而已,武媚娘和苏叶两人刚走出去,没多久羔羊公主出现书房门口,这让秦寿很是惊讶。

  “玲儿?傻站着干什么?快进来!”惊讶归惊讶,清醒过来后,秦寿马上招呼羔羊公主进来,她的到来秦寿感到一丝迷惑之余又不解,事出突然必有原因,瞧羔羊公主满脸担忧的模样,秦寿就知道,她肯定是为自己父皇而来。

  “寿哥儿,父皇他…”羔羊公主普一进来就提及李老大的事,话还没说完马上给秦寿伸手制止,又是为了李老大的事,秦寿不想听也没有心情去听,罢罢手直让羔羊公主眼泪哗哗直流,很显然秦寿这是爱慕能助的意思。

  秦寿特别纠结地看着日渐憔悴的羔羊公主,摇摇头叹息一声宛然说道:“玲儿,寿哥儿我不是神仙,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这段时间你不可乱出去,明白了没有?先回去休息吧,寿哥儿我忙,等过一段时间在说!”

  “可是,我…”“哈哈…贤胥,老流氓我来了!给你一刻种时间,有事赶紧办完,别让老流氓我逮着!”羔羊公主还想说些什么,书房外面马上传来程妖精大咧咧的笑声,还有那无耻的打趣声,直叫秦寿头疼到想崩溃地步。

  什么叫有事赶紧办完?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羔羊公主在秦寿挥挥手之下,颇感委屈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秦寿的话,黯然地转身走出书房,不在打搅秦寿办事,她也知道现在非常时期,疏忽大意会引发不可估量的后果。

  “贤胥,你找老流氓我来,有何事?”羔羊公主出去没多久,程妖精马上从外面走进来,双手空空的程妖精直让秦寿大为不悦,这个家伙,不是提醒他带武器来吗?怎么双手空空的?秦寿很少生气地板起脸。

  “老流氓。你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提醒过你。带武器来的吗?怎么双手空空前来?”秦寿一开口就不客气地说程妖精不是。这家伙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吗?后面的事怎么安排他去做?

  程妖精闻言马上不乐意了,跳脚十足地大声说道:“什么?什么?贤胥,你还好意思说?瞧瞧你府里明哨暗岗一箩筐,老流氓我还没进门就给收缴了武器,你以为老流氓我乐意?啥事?有话快说,老流氓我忙着!”

  “……”秦寿无语了,差点忘记了这事,秦府里布满三步一哨的护卫。目的就是为了保障自身安全,害怕破釜沉舟的李老大拉上自己垫背,李老大对自己起了杀心,就是害怕他嗝屁前要拉上自己垫背,秦寿可不想不明不白做个冤死鬼。

  “好吧,老流氓,多余的话小子也不多说了,这次有劳你跑一趟,去慈恩寺把祈福之中的晋王接回宫里,怎么样?”秦寿也没有跟程妖精多余废话。直接说明情况让程妖精去办事,把孝子心切晋王李治安全保护回宫。

  “护送?”程妖精愕然失神起来。还以为秦寿唤自己来是所谓何事,没有想到只是当保镖,这让程妖精很是惊讶之余又不痛快起来,堂堂一个国公爷给皇子当保镖,这是很不爽的一件事,要是没有绝对的好处,不干!

  “不错,就是护送,只要你能保证晋王平安回宫,今后在本少管理的范围内,吃喝随意不收钱,还允许你打包回去,怎么样?此承诺长期有效!”不得已之下,秦寿抛出长期蹭吃蹭喝的饭票承若,这也是没有其他利益之下,不得已的承若条件。

  武器?精钢宣花斧程妖精有了,盔甲?程妖精家里已经两三套了,给钱?貌似程妖精吃喝都不花钱,他家里也不缺钱,唯一能值得程妖精动心的,估计也只有吃喝之类的了,当然还有消耗最快的烟叶,这些都是程妖精至今还有点兴趣的事物。

  “此言当真?不忽悠老流氓我?嗯,哈哈哈…好,好,如此甚好,成交!老流氓去也!”得到秦寿确信十足的点头后,程妖精得意十足地哈哈大笑起来,差的就是秦寿的承若,护送一跳终身免费吃喝,此等好事哪里找?

  程妖精刚离去不久,秦寿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李恪满脸大汗淋漓的身影出现秦寿的书房门口,秦寿还没来得及惊讶李恪这么跑出来了,这家伙就一股脑跑到秦寿书桌前,抄起剩下一半的啤酒,也不客气咕噜噜声喝了起来。

  秦寿一脸不悦地看着李恪,心情不爽地提醒着他说道:“恪弟,你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叫你好好呆在皇宫看着吗?怎么跑出来了?要喝酒也要看看什么时候,你父皇眼下是生命垂危,要是其余王爷趁中捣鬼,你我皆完蛋!”

  李恪放下手里的啤酒,呵了一口酒气,叹息一声说道:“唉~寿哥儿,恪弟我就是为此事而来的,父皇病情越来越严重,好像快…这不,父皇召集了李靖和尉迟敬德还有房玄龄和魏徵等人进宫,喔,对了,还有长孙阴人!”

  秦寿闻言李恪的话后,心中大致有底了,肯定是李老大要立储了,在李恪忧愁的目光之下,心不在焉地说道:“哦?皇上快不行了?嗯,还召集那么多大臣,这恐怕是立储皇上心里有底了,你就为此时前来?”

  “哪儿呢?皇后也出宫了,听说好像去济民医院,至于干什么,恪弟我…额,寿哥儿,你这是怎么了?别一惊一乍的,贼吓人!”李恪直接给秦寿乍然而起动作吓了一跳,拍拍心口看着秦寿瞪大双眼,一副吃人的模样。

  秦寿大惊失色地惊呼一声,忍不住一脸冷汗地说道:“还真是不出所料,幸好本少未雨绸缪,这样,恪弟,麻烦你在辛苦一趟,马上回宫监视,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飞鸽传送出来,去找老管家领个鸽子吧!别烤来吃了!”

  “得了,你还真当恪弟我嘴馋不成?闪人了!”李恪直接翻白眼鄙视秦寿,还真当自己嘴刁到这个地步?得到秦寿点头示意后,李恪马上急急脚跑出去。现在是关键时刻。要是出现一点点意外。他自己也自身难保,成王败寇是不变的真理。

  济民医院,长孙皇后带着人赶到求药的时候,毒王早已炼制好丹药,丹成一刻马上给苏叶带人拿走,毒王巴不得苏叶拿走,也没有诸多废话就转交给他,错失一步的长孙皇后去到医院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稀稀落落的人留守医院。

  “这算是命吗?”长孙皇后呆在李丽质曾经落脚的病房,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三番两次打她的主意,长孙皇后都感到不好意思了,如今看到人去楼空,长孙皇后即时失落又是晓幸,一时间说不出其中的滋味,反正就是很难受那种。

  苏叶保护着武媚娘和李丽质平安回到秦府,顺风顺水一点障碍都没有遇到,相反的程妖精那边却是麻烦多多。接到李治的时候,刚护送到一半路程就遭遇刺客半路截杀。杀心大起的程妖精挥舞着手里的精钢宣花斧,暴喝一声万夫莫开气势十足。

  十五名刺客在程妖精发飙的攻击下,一眨眼工夫时间倒下十名,程妖精跟随的护卫府兵忠实地保护着李治的安全,里三层外三层防止周边突发杀手,谁也没有想到有人胆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更没有想到针对性刺杀李治。

  大杀四方的程妖精手里宣花斧舞得虎虎生风,斧风乍现又消失,程妖精有神兵利器般的精钢宣花斧,刺客手里的武器几乎没有一回合抵挡,全都折断兵器惊恐地看了眼程妖精,好威利的神兵利器,五名刺客马上萌生退意,胜算已经无望了!

  “点子硬!撤!”剩余的五名刺客见到同伴尸首躺地,加上远处传来闻风而来的治安府兵,马上点头闪身跳上屋顶,无视后面哇哇大叫的程妖精,落败而逃丢下同伴的尸首,各自逃命要紧,要不然治安府兵赶到想跑都没有机会了!

  “呔~你们这些王八羔子?出手暗箭伤人有何能耐,别缩头乌龟一样打输了跑,速速下来与老流氓我痛痛快快打一场!”程妖精气得心肺爆炸地步,这些刺客还真是狡猾到死地步,打不过就跑上屋顶,欺负老流氓不敢爬上去不是?

  李治眼看程妖精要带人去抓拿刺客,马上开口提醒程妖精说道:“程将军,穷寇勿追,这些恐怕是他们的调虎离山计,目地是本王,程将军,几个贼人而已,追上也没有任何线索,如今还是先把本王送回宫吧!”

  “晦气,真是打得晦气,你丫的也是晦气,胆小怕事,得得,要不是欠着贤胥的人情,老流氓还不趟这浑水,赶紧走!”程妖精气鼓鼓地收回武器,大言不惭地大吐不爽的话,直让李治为之气结不敢搭话,通过这刺杀可以看出,皇宫内有人不喜他平安回宫。

  皇宫内,李老大回光返照似的坐立龙床,在太监薛高搬来书案后,立下皇位候选人遗嘱,一口气龙飞凤舞写完遗嘱后,经过李靖等人几位大臣确认无疑,盖上玉玺当即成效,皇位候选人已经落成,李老大心头之患已经放下。

  李老大把圣旨交由最忠实最公正的李靖,气若游丝般接不上气说道:“朕一时糊涂,酿就无可换回过错,实在有愧,今朕立雉奴为太子,雉奴生性仁厚,缺乏主见,今日朕就把雉奴交予诸位爱卿,好生督促劝导,做一名勤政爱民的好皇帝,朕在天之灵无愁也!”

  “皇上…”见证立储下任皇帝的几位大臣闻言老泪纵横,他们都是多年跟随李老大打江山的老将,如今李老大即将要先行离去,亲征高丽梦想无望,让这些大臣们心生遗憾,一代帝皇就如此日落西山,确实让人感到可惜之极!

  李老大摆摆手止住了几位大臣哭丧,立李治为太子也是迫不得已的事,要是立了李泰,太子的位子就成了可以诡计求得的了,要是让李泰真的得立为太子,李承乾和李治就都活不成了,但是立李治就不同了,李治生性仁懦,李泰和李承乾就都没事了。

  不管李承乾做错什么离谱大事,李老大始终难以下狠手诛杀李承乾,只能把李承乾削为庶民,找个偏远角落任其自生自灭,总好过在险恶无常的长安混迹安全,李老大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其他就看李承乾的造化。

  李治回到皇宫时候,李老大已是日落西山地步,李治大哭着闯进来的时候,李老大挥退几位大臣,有话要与李治谈,主要还是谈有关后面的事和主要亲近的人,为人父母也不易,连临死前也要准备一大堆的后事。

  李老大双手紧握着李治的手,慎重其事地交代着说道:“咳咳…治儿,父皇如今无所牵挂,只…只怕…怕一事,姓秦那家伙生…生性狡猾,父…父皇怕你…你驾驭不来,如今父皇只…只交代你一事,登基后,第一件事,杀…杀了他!明…明白了吗?”

  “是…儿臣谨遵…父皇!!”李治眼泪稀里哗啦地点点头,应付了事李老大的提醒,他自己哪里会杀秦寿?没有秦寿也就没有他今日,李治刚点头答应下来的时候,李老大心满意足地滑落手,闭目驾崩惹来李治一声陶然大哭。

  李老大驾崩后,冬去春来,李治如愿以偿登基了,登基没多久就封赏了一大票重臣亲臣,秦寿在李治有意奖赏之下,如愿以偿登上国公位列。(本书完!)(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