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九章 关门打狗(上)

作者:骑着毛驴看唱本字数:112万更新时间:2016-11-03 07:58:04

  黄昏时分,残阳啼寒鸦。

  梁都城外,茫茫穷目处,烟尘滚滚,隐隐有着雷声般的马蹄声涌来,一队骑兵正直冲梁都城而来。

  如同轰雷一般的马蹄声在梁都城下骤然熄灭。

  残阳如血,苍山如铁,这座古城也仿佛在铁蹄下呻吟颤抖一般。

  “哈哈,这里就是梁都城了?”说话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凶猛大汉,背插双斧,身披兽皮黑革,远远望去,气势迫人。

  大汉的旁边有个年约五旬的汉人老者,容颜冷峻,双目神光电射,一望就知道此人必是内家高手。

  其他都是面相凶狠,身形彪悍的契丹壮汉,露出臂膀更添其雄猛之态。

  看着城门紧闭的梁都城,那贼寇头领哈哈大笑,生硬的汉语中狂意毕生,“这里就是我窟哥今天要征服的地方,只是不知比起彭城如何?桀桀,真让人期待啊!”

  这贼寇不久前攻陷了彭城,在彭城发泄了他的兽性之后,自信心更是膨胀到了极点,此时颇有不可一世的狂态。

  正当众贼寇放声大笑之时,护城河的吊桥却缓缓地放了下来,众贼寇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城门轰然打开,映入窟哥等人眼中的是一排排燃烧的火把,从城门开始,两边每隔十步便插有火把,像两条火龙般沿着大街伸展,而最让众贼寇惊讶的是吊桥前正站着一个男人。

  一身白衣,右手握着一柄寒光闪烁的长剑,直如山岳般耸立在这里。微风吹过。衣袍翻飞。猎猎作响。

  精芒闪闪的双目如同匕首一般射向了吊桥之外的一众契丹蛮子,被眼前之人的目光射过,窟哥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窟哥?”冷冷的声音传来。

  “大爷我就是!”

  陆无尘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很好,我等你很久了!”说罢,整个身子如同雷电般急射而出。

  丈余长的吊桥转眼间掠过,陆无尘整个人飞身而起,手中的长剑刺出。

  剑芒如同寒霜般倾泻而下。剑气纵横,剑未至,剑气已经压得窟哥呼吸不畅,狂猛霸道的剑气切割着他的护身真气,护身真气在剑气下被无限的削弱。

  剑芒乍现。

  这一剑是何等的风华绝代,窟哥眼前只有这一剑,已经完全将他的目光吸引住。

  “小心!”一声低喝,窟哥被身边的老叟一把撞开,两人滚下战马,剑气划过。战马惨叫,整个战马被一剑劈开了两段。鲜血狂泄。

  陆无尘挺剑而立,冷冷地望着狼狈不堪的窟哥,轻蔑地笑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窟哥擎出双斧,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神色,用生硬的汉语喝道:“想要我窟哥的性命,还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说罢,双斧合身而上。

  “铿锵”之声响个不绝,马贼们纷纷擎出了兵器,一策胯下战马,作势欲扑,只等窟哥的命令便一拥而上。

  陆无尘嘴角泛起了冷笑,暗道:“不知死活的家伙!”

  长剑重重劈出,似缓实快地劈向窟哥,窟哥双斧交叉,将这一剑架住,沉重的劲气让他虎口生疼,双斧几乎要脱手飞出,心中惊道,“此人好大的力气!”

  “挡住了?”陆无尘微微冷笑,劲气一吐,长剑登时泛起一阵炽热的劲气,火焰般的真气在剑锋之上燃烧着,一股剧猛的冲击从长剑上涌来,窟哥脸色一红,倏然转白,整个身体被这一股劲气击飞了出去。

  “噗!”一口鲜血吐出,窟哥狼狈无比地看着眼前露出冷笑的男子,从他目光之中看出对自己的轻视。

  “杀掉他!”窟哥怒声喝道。

  众骑兵策马冲锋而来,陆无尘冷笑一声,脚尖一点,整个身体如同标枪一般向着后面飞速退去。

  “嘭!”长剑急舞,荡出一道道剑气,无数战马哀嚎摔倒,将后面冲锋的战马绊倒,一时间人仰马翻,不少的人马摔落到了护城河之中。这些东海盟的马贼倒也识得水性,没有溺毙的担忧,只是不免狼狈而已。

  窟哥心中大怒,一张脸涨得通红,一半是伤势的缘故,另一半却是气的。

  陆无尘放声长笑,站在了城门前,长剑横指着窟哥等人,眼中满是轻蔑,“你就这点本事吗?”

  陆无尘这句话刺痛了窟哥,出身塞外,契丹人与突厥人有着惊人的相同,一样崇拜强者,自成立东海盟之后,窟哥在中原之上为非作歹,屡屡成功,不凡有不少势力轻视了他们的能力,但也不可否认他是有些本领的。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当然无法忽视陆无尘的轻蔑。

  “我要活活撕掉他!”窟哥怒声吼道,“捉到他的人,我赏赐他中原美女十名!”

  闻言,众马贼目光中亮起了幽绿的寒芒,像野狼一般,手中的兵器朝天举起,口中吐出如同野狼一般嘶吼。

  窟哥抢过一名彪悍马贼的战马,翻身上马,正要下令冲锋时,却被一只干枯的大手拦住了。

  那老叟凑近窟哥的耳边,细细地说着什么,窟哥的脸色有些难看,沉着脸看了眼陆无尘,陆无尘知道这人大概就是狗头军师一类的人吧,这人是个汉奸!

  长剑遥指,杀机毕现,正是指着窟哥。

  “中原是很危险的地方,你们这些契丹废物还是滚回去吧!”冷笑声中,轻蔑的神色毕现。

  窟哥心中一怒,喝道:“休要多说,彭城都被我们攻破,这里不过是一座空城,就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也敌不过我们契丹人的神勇!”眼中寒意毕现,挥手喝道:“上!”

  说罢,率先冲了上去。

  那老叟叹息一声。只得冲了上去。

  瞧得众马贼策马本来。陆无尘哈哈一笑。脸上满是奸诈的笑容,身子一点,急速后退,退到了二十多丈开外,而商秀珣与独孤凤二女早已等候在那里。

  蹄声如雷,贼骑箭矢般冲入城来,直到三人面前十丈处,方才勒马停下。一字排开。

  战马跳蹄狂嘶,十多对凶厉的日光全落到三人的身上,无不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情况很诡异,三人丝毫没有如临大敌的模样,反而脸上带着丝丝的笑意,让众马贼心中生寒

  那老者看了看四周,脸色有些担忧,这里的地势并不开阔,可以说是狭窄,城池之中本就不利于骑兵的攻击。数十骑兵进来已是极限。

  “这个就是窟哥了?”独孤凤一双妙目望向身材彪悍的窟哥,螓首轻摇。道:“还以为是三头六臂,没想到也不过是如此!”神色陡然转冷,道:“身手不怎么样,不过胆子真的很大啊!”

  商秀珣轻轻笑了笑,笑容可掬,可是一双美目之中目光很冷,在她眼中,眼前的人已经是死人了,“确实不怎么样,化外的蛮夷大抵如此!”

  被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如此轻视,窟哥心中大怒,用生硬的汉语说道:“两位美人儿难道不知道我们契丹的勇士都是骁勇善战的?不论是战场上还是床上,都比你们汉人男人强横多了,两位美人很快就知道了!”

  “找死!”独孤凤目光一寒,长剑已然出鞘。

  “锵!”金石之声直上云霄,一阵旋风从剑锋之上荡开。

  如同一道紫色的火焰,独孤凤整个身子急射而出,十余丈的距离不过数息就已越过,长剑在半空之中划出了一道华丽的弧线。

  剑光如同缤纷落英,好看得让人置身于桃源仙境一般。

  半路之中缤纷剑光陡然凝结,一道剑气狠狠斩来。

  此时窟哥才知道眼前娇滴滴的女子竟是一个武功高手。

  “嘭!”一支硕大的狼牙棒横空伸出,长剑与狼牙棒相交,劲气四射。

  那老者闷哼一声,心惊眼前这个娇滴滴的的女娃儿竟如此强悍,而独孤凤也惊讶不已,眼前这个老叟竟然有如此功力,不知道是什么人?

  心中心思翻滚,一个名字浮上了心头。

  “米放?”独孤凤身子点在丈余开外,身上剑气吹动着她紫衣飘飘,水袖轻扬,不时地可以看到如同白玉一般的皓腕,道:“你就是那个横行东北,有“狼王”之称的米放?没想到竟作了契丹人的走狗!”

  独孤凤的语气之中颇为嘲弄,让米放脸色一变。

  米放沉声说道:“你是何派何人弟子,竟知道米某人来历……”

  话还没说完,异变陡生。

  轰隆!

  一声巨响,仿佛重物跌落水中的声音,接着惨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窟哥愕然回首,看到了让他魂飞魄散的景状。

  红袍如火焰,翻飞的袍袖如同彩霞一般,一男子扛着硕大的钢刀,脸上满是笑容,而他身后是被斩断的吊桥,护城河下全是挣扎着的人马。

  “哗啦!”

  城墙之上冒着腾腾热气的滚油倾泻下来,落到了冰冷的河水之中,顿时发出一阵“嗤嗤”的声音,混着一阵熟肉的味道。

  火箭纷纷射下,可怜护城河中的人马登时成了活靶子,纵是侥幸逃得没有成为刺猬,也被燃烧的火油取了性命。

  一时间,护城河中成了修罗场。

  惨叫声,哀号声……诸般声音不绝于耳。

  窟哥目眦尽裂,怒喝一声:“尔敢!”

  窟哥脸上青筋暴现,这些契丹马贼不但是他的族人,更是他的资本,如今手下被杀,他如何不怒?

  独孤安发出一阵张狂的笑声,城门在轰然城中被他关了起来。

  关门打狗!

  窟哥等人心中浮现出了不妙的感觉。

  “也是时候让你们尝尝绝望的感觉!”|

  以此为结语,一场大屠戮即将展开……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